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第六章 修

第六章 修

第六章

    得到苏夫人的口头支持,虽然怎么摆平姬恪还一点头绪都没有,苏婉之依然觉得兴奋异常。

    把从齐王旧宅顺来的齐王幼年墨宝摆在桌上,苏婉之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她为保护这张薄薄宣纸而特地托人定做的红木框架,不时绽开几声的傻笑。

    苏星被苏婉之诡异的笑容弄得***,看了看那副她怎么也没看出门道的字,边帮苏婉之梳头边问道:“小姐,您这会又是怎么了啊?”

    苏婉之头也不抬,又宝贝的摸了摸那副字,悠然道:“在想怎么把这副字的主人变成你的少姑爷。”

    苏星手一抖,差点没被苏婉绾发的银钗扎到。

    “小姐你……”

    苏星泪流跪地。

    老爷我对不起你,夫人我对不起你,大少爷我也对不起你!她都这么管着不让小姐随便出门了,小姐怎么还是变得越来越开放了啊!!

    苏婉之不以为意,继续看着字。

    能从姬恪众多天下苍生花草树木四书五经的练笔中找到这幅称得上情诗的东西,她自然是宝贝的不能再宝贝。

    虽然那上面其实写的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她反复念了念,抱着木框,唇边不禁挂起笑。

    ******************************************************************************

    就在苏婉之琢磨着怎么能再见上姬恪一面时,好巧不巧迎来了北周的围猎。

    北周上任帝王是在乱世中结束了风雨飘摇的前代王朝,靠的完全是手中的兵权,因此极其重视培养后代弟子的勇武之气。

    他在位时,便时常组织围猎,晟帝即位后,每季的围猎也被作为一种传统保留了下来。

    苏婉之坐在马车里,摇摇晃晃跟着大部队奔向明牧围场。

    如他们一般的官宦世家还有不少,都随在队伍里,再往前,明黄的仪仗气势威武,透过缝隙,能看见先头同色华盖下的龙撵。

    齐王的队列在……

    “啪”没等苏婉之找到,骑马跟在一侧的苏慎言就用扇炳敲在苏婉之头上。

    “乖乖坐回去。”

    “哥……”苏婉之委屈。

    “你瞧瞧哪家的小姐像你一样……”

    苏婉之捂着额头不以为意:“哥,齐王殿下在?”

    苏慎言直接用扇子将苏婉之的脑袋戳回去。

    “跟来看围猎就跟来看,哪里如此多的废话。”

    有苏慎言看着,苏婉之一路上都没找到机会接近姬恪。

    出行第四日,车队终是到了明牧围场,此处林深静谧,水草丰美,禽兽繁衍旺盛,南北相距足有三百里,按照地形与兽类,共分六七十围区。

    众人在行宫内略作休整,翌日清晨年轻男子便都换上劲装,带着保养良好的长弓箭弩策马入围区。

    苏慎言作为年轻男子之一,一早便随君侧而去。

    混迹在一众女眷中,苏婉之轻易就偷到一套太监服,趁人不备换装溜入贵胄子弟的行列。这一趟出行,晟帝带了好些妃子皇孙,随侍的太监不少,并没人留意到她。

    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此时都集中在了晟帝的身上,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他一开口,场面中便是一静。

    苏婉之既不为官又不是什么诰命夫人,得见天颜的机会自然少之又少。

    见晟帝说话,也忍不住朝那望去,远远便看见一个须发微白的老者一身耀眼明黄龙袍坐在龙撵当中,十二毓的珠帘垂在双目前,声音苍浑有力,面貌却较他的年龄显得过分苍老,脸色也有些衰败的病态。

    苏婉之很不忠君的想,看这样子,这老头只怕是活不长了。

    晟帝言毕,策马的公子哥们几人一群扬鞭朝围区深处骑去,手中握着长弓,似乎都跃跃欲试。

    眼看人都要走尽,苏婉之也没在这些人中看见姬恪的身影。

    再等不住的苏婉之一个策马,跟着其中一队骑了出去,这些队列中本就有跟随负责拾取统计猎物的太监,所以也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对,更何况此时众人的目标都是早早猎到猎物到晟帝面前邀功。

    好巧不巧,苏婉之走了半程,听着前面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一队竟然是大皇子的队列。

    再瞅着带头人猥琐的小眼睛,几乎可以断定就是传闻中名声不大好的大皇子姬止……

    此刻姬止握着手里乌金木弯月宝弓,背手抽箭,复用两指夹箭拉弦。

    箭一声飞鸣脱手而出,直射进前方狂奔的小鹿腹中。

    苏婉之小心翼翼的挪到队伍最后。

    见箭中,姬止哈哈大笑,早已有拍马的侍从下马抓了小鹿到姬止面前。

    “大殿下真是英武非凡,这么快就猎到了猎物,只怕全北周都再找不到比大殿下更擅骑射之人了。”

    姬止继续拊掌大笑:“说得好,来人,赏!”

    闻言,更多的人拍起了姬止的马屁,一时赞美声夸耀声不绝。

    姬止似乎很享受于这样的恭维,摸了摸手里的宝弓,姬止道:“本王也以为,男子就该如此,驰骋草原,金戈铁马……留在帐中只知整个喝茶看书做妇人态实在为人耻。”

    “是啊,是啊,大殿下说得有理!”

    “如大殿下这般才是真男儿啊!”

    苏婉之却隐隐有不舒服的感觉……姬止说的,是谁?

    姬恪身子不好……难道,差到连围猎都不能,那么他现在真的留在了大帐里?

    只犹豫了一刻,苏婉之便小心退到后侧,待众人看不见后,策马狂奔向大帐。

    然而,她不知道,就在只距离她前方不到五里的地方。

    有整整二十个黑衣人举刀围住了姬恪,而姬恪的身边却只有一个人。

    *************************************************************************

    被人团团围住,姬恪却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只是面沉如水的抬眸望着黑衣人,薄唇微启,语态淡漠而冰冷:“是谁派你们来的?”

    未等姬恪话音落下,侍卫其徐已拔剑立于姬恪身前。

    姿势似是随意,但却把姬恪死死护在身后。

    为首的黑衣人眼神示意,二十人同时出剑,招招狠辣毙命。

    姬恪神色不变,深黑的瞳孔深沉而望不到底。

    十之七八是二皇兄燕王,另有各一成可能是大皇兄睿王和七皇弟静王。

    要真的确定,还需要其徐抓住其中之一。

    其徐当头一刀就割断了其中一人的咽喉,那刀快的恍若一道银光,光芒一闪,鲜血飞溅,头颅已骨碌碌滚动到地上。

    平日看起来沉默木讷的其徐在刀锋出时暴起浓烈的杀气,一人应付十来人毫不吃力,他甚至还抽空问姬恪:“公子,可有事?”

    头颅离姬恪只有一步之距,鲜血溅在他的身侧,一袭白衣依然雪白干净。

    姬恪淡声道:“我没事。”略顿了顿,又道,“留一个活口。”

    黑衣人此时才意识到眼前状态的棘手,事先并没人告诉他们姬恪身边的男子武功会如此高强。

    看着中间猎物胸有成竹的模样,难免还会有埋伏。

    但此时想退,显然已经来不及。

    只要一抽出刀,剑光便会瞬息笼住,下一刻,等待着他们的只有肢体粉碎。

    一阵狂奔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围猎刚开始,怎么会有马匹回转?

    不等多思虑,马匹上太监衣着的纤细身影已经模糊可见。

    苏婉之习武,耳目较常人灵敏许多。

    远远听见打斗声,不详的预感促使她策马前来,没想到乍一眼就看见一群黑衣人围住姬恪主仆二人。

    苏婉之倒不知此刻该是庆幸自己来的快,还是担心怎么下手救人。

    但身体尚在大脑之前,马匹已经一往无前的冲进了打斗群中。

    不易察觉的皱眉,姬恪在苏婉之到之前对其徐低语:“别让她受伤。”

    然而,不过一瞬,姬恪的话就显得多余。

    纵马至此,毫不做停,苏婉之右手持缰绳,左袖口挥出一条白绫,在空中一荡,白绫便卷起姬恪的身子,疾掠十丈,眨眼间已把他一个兜圈拉到自己的马上坐好。

    动作幅度太大,姬恪的身体不堪重负,尚来不及说什么,已经一个急喘伏在苏婉之的背上。

    

看网友对第六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