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第七章 修

第七章 修

第七章

    一时,黑衣人们都有些怔愣。

    明显占着上风的是齐王二人,这掠人之事……又是为何。

    其徐见状,紧张的同样又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苏婉之不会伤害姬恪,边上又隐着数十自齐州带来的暗卫,其徐倒也并不是太急,但手下的攻势显然比起方才更凌烈了几分,黑衣人更是叫苦不迭。

    只是谁也没料到,苏婉之的马在穿过众人后,突然脱缰狂奔起来,苏婉之拼力拉缰绳,马匹依然疯了般向前狂奔,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勉强稳住上下颠簸的身体朝下一看,才发现,马匹狂奔的后蹄上银光闪烁。

    显然是刚才错过众人时,不知被谁的刀砍到马腿……

    苏婉之难得的沮丧了起来。

    这是要跑到什么时候啊……却不知边上跟着的暗卫几乎在同时啼血。

    我去,这要怎么救公子啊!

    一个虚弱的声音响在苏婉之的耳畔。

    姬恪不知道什么时候略微清醒了一点,紧咬到死白的唇略松开,吐出两个字。

    “弃马……”

    只是离得太近,又在马上,颠簸中,姬恪的唇碰到苏婉之的耳垂。

    柔软的唇瓣,温热的气息……

    苏婉之浑身一个激灵,竟然忘记反应。

    姬恪的瞳孔突然猛一收缩,声音蓦然拔高:“快点……”

    苏婉之一抬眼,也惊了。

    此处原本就在明牧围场的边缘,如此发狂狂奔,竟然不一时就到了边缘。

    而边缘的尽头……是一处断崖。

    马速太快,自看见断崖到近在咫尺,不过瞬息。

    传奇话本上,自悬崖掉落遇见精怪,高人,宝物等的多不胜数,可是真的面对上,能清楚明白的知道,掉下去,九死一生。

    又耽误了些时间,从前方寻到一颗树,白绫射出,缠住树枝,苏婉之拽了拽,一手握住白绫一手抱过姬恪的腰。

    姬恪有些不适的侧头,正看见苏婉之缠住的树枝。

    低喘两声,姬恪声音小的近乎耳语:“不行……那树枝……”

    马蹄距离崖边几步之遥。

    “来不及了!”

    苏婉之手臂发力,抱着姬恪身形腾然而起。

    马匹显然也意识到危险,想停下马蹄,但已来不及,马腿交错之下,一声啼鸣,整个落入了悬崖当中。

    苏婉之松了一口气。

    手臂再一收紧,准备借力将两人送回明牧围场之内。

    没想到,白绫突然一松,只听见咯吱一声,白绫缚住的树枝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竟然从中断裂开!

    完蛋了!

    瞬间苏婉之脑中只有这三个字。

    身体腾起的感觉苏婉之不是第一次体会,但是这样急速下坠的感觉确当真是生平第一次。

    耳边尽是风声咆哮,身体浑不着力。

    那一刻,苏婉之的脑中曾是一片空白……太过失力的感觉,似乎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但下一刻,她清醒过来。

    掉下去的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有姬恪!

    姬恪动了动唇,似乎说了什么。

    风声太大,衣袂猎猎翻飞,实在听不清晰。

    苏婉之把耳朵凑到姬恪唇边,分辨几次,才勉强听出他的话。

    “咳咳……看下面,是地面还是水面?有多深?”

    苏婉之听清,连忙朝下看,清晨刚过,依稀有着晨雾缭绕。

    随着雾气滚滚,阳光透过缝隙渗透而下,雾气同时向着四面袅袅散开,云雾深处,可见不大明晰的一线江水。

    “水面,大约……我看不清。”

    身体的不适到了极限,急速下落让姬恪几乎想反胃。

    强迫自己清醒……他还什么都没有做,他暂时……不能死。

    “苏、苏小姐,你会泅水么?”

    “不会……”

    姬恪心里一沉……

    没等他再说什么,忽然听见苏婉之斩钉截铁的声音。

    “姬恪,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姬恪有些想笑,他会落到现在也还是因为……罢了,事到如今,怪罪已然没有任何意思。

    五脏六腑随着越来越疾的下落,翻滚不休。

    姬恪慢慢合上眸,积蓄体力。

    掉落进水面的那一瞬,姬恪蓦然睁开眼,挣扎着向上游。

    却发现,手腕上绑着一条白绫,正随着水力拖他朝一边曳去。

    他扯了扯白绫,白绫的一端似乎正绑在一块暗礁上。

    那苏婉之呢?

    念头骤起,一息迟疑。

    一道巨浪拍下,淹没了所有身影。

    ************************************************************************

    姬恪清醒时,浑身酸痛,好似散架。

    但,并没有死。

    身下便是陆地,天色沉幕,看似暗色的骇浪仍是一淘一淘的涌来。

    向上望去,饶是姬恪也觉得庆幸……苏婉之并没有告诉他大河尽头是道倾天瀑布。

    手腕上的白绫破碎,只剩下短短一截。

    等等,姬恪想着……跌落瀑布的时候,似乎有人护着他。

    苏婉之在……

    暗夜里一切都如墨般漆黑,姬恪向边缘摸索,尚未摸到人之前,淡淡的血腥味已经飘进鼻腔。

    再向上,是略粗糙的布料,入手滑腻。

    姬恪将沾了液体的手指凑到鼻端,确实是血。

    眼睛渐渐适应了阴暗的环境,姬恪看清,身边昏迷不醒的女子正是苏婉之。

    暗下来的天色,分辨不清靛蓝的衣料和血迹。

    姬恪吃力地站直了身,四下打量起来。

    他们身处的是一处浅滩,遥遥能瞧见瀑布奔涌的形状,而他们所处的身后是一个巨型的钟ru洞,洞壁光滑,寸草不生,洞外似乎是葱郁的林木,隐约的枝蔓伸展只显出密密的阴影。

    除此以外,周围并不见灯火,更不见人家。

    姬恪略一思索,便准备先去钟ru洞休憩一会,他们既然是被水冲来的,再看见这个石洞,很容易猜出现在正是退潮时分,地面沙石尚湿润,那么退潮必然刚过去不久,涨退潮间隔通常是三个时辰,时间还够,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急需休息。

    刚迈出一步,姬恪想起仍躺在地上的苏婉之。

    弯腰探了鼻息,还活着。

    虽然是苏婉之拖他下来,但毕竟苏婉之也试图救了他。

    略作犹豫,姬恪试着抬起苏婉之的胳膊,不算重,他还能负担的起。

    拖着胳膊将苏婉之拉近石洞里费了姬恪大半的力气,坐在地上的姬恪已经气喘吁吁。

    折磨了他太长的时间,姬恪已经习惯了这具残破的身体。

    易病,体弱,乏力。

    再也做不回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

    靠着洞壁,姬恪抱臂闭眸浅浅呼吸,想走出这里无论如何他需要体力。

    然而,没一会,低吟声打断了他的休憩。

    睁眼便见苏婉之难受的皱着眉,姬恪才注意到刚才拖过来的时候,苏婉之的身下压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子,正好硌着她的半个身子,由于太不起眼,方才他并没有注意到。

    姬恪轻轻拥手指拨开石子,微一垂头,却正对上苏婉之甫睁开的眼睛。

    大而圆的眼睛乌黑黑,在不甚明亮的月光下倒映着他的容颜,轮廓清晰而令人迷醉,随即那双眸子里流露出些许痛苦之色。

    姬恪就势扶她坐起,视线却并没落在她的身上。

    虽然苏婉之穿的是较她而言相对宽大的太监长衫,但是被水一浸透,长衫紧贴着肌肤,自然而然就勾勒出少女的身形。

    姬恪微微的垂下眸。

    苏婉之醒来先是被身上的伤疼的一激灵,而后又连忙拽住姬恪欲回的衣袖。

    “姬恪姬恪,你没事吧。”

    姬恪并未抽回衣袖,反倒微微一笑:“我没事,你呢?”

    见姬恪无事,苏婉之捂着身上的伤口嗷嗷叫了起来。

    “好疼,痛死了……”

    苏婉之看了一眼姬恪,低声道:“我、我给自己上点药。”

    姬恪闻声,闭上眼睛,声音温和道:“苏小姐放心,我不会睁眼的。”

    苏婉之暗想:咳咳……其实我一点也不怕你睁眼……

    掏出怀里随身带的金创药,苏婉之背着身快速的处理身上的伤处。

    腿上好几处伤口,右臂略有点脱臼,苏婉之左手一用力,又把手臂扶正了回去,还揉了揉保证手臂的灵活xing,最后再处理额头上些微的伤处。

    弄好她试探着问:“姬恪,你真的没事么?用不用上药?”

    姬恪微微笑:“不用了。苏小姐还是先多休息一会,此处不宜久留,涨潮前我们还要去找其他出路。”

    说完便继续闭目养神。

    

看网友对第七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