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第九章 修

第九章 修

第九章

    第二日,小寨中忽然下起雨。

    天边还只可见一丝晨曦的时候,沉沉的云朵厚积在天穹,一片苍然的暮色,细雨便已斜斜落下。

    一早,张大嫂就在忙碌的朝屋中搬运东西,一扁篓一扁篓的药材很快堆积满不算大的屋内。

    刚歇下一口气,就看见那位白衣萧公子倚在门边,疏离的目光望向天际尽头。

    尽管他的面上还带着倦容,但丝毫无损那张清俊绝伦的容颜。

    “萧公子这么早就起来了啊?你看我这忙的都没注意,我先给你倒杯热水吧。”

    姬恪闻言,谦和的一笑,眸中那一汪深沉的墨色蜿蜒成了流水般的和顺:“多谢了。”

    温水入口,压下了一夜的倦怠。

    “萧公子,看着天色,恐怕你们还要等上几日才能走。若是下雨,山路泥泞,极易出事。”

    “多谢。我知道了。”

    “别看这雨来的突然,对乡亲们而言这可是个天大的好事,这天可都旱了好些日子了。”看姬恪的神色似乎有些失望,张大嫂无缘无故就多嘴起来:“萧公子若是无事,可以带着那位姑娘去看晚上寨里的雨神会,每年开春寨里下雨都会举办一场,寨中的年轻男女都会去,里面很是热闹。”

    “有趣么?”

    苏婉之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显然是刚起来,发丝蓬乱散在肩头,笑意宛然。

    那笑容太明媚,姬恪一息失神,慢慢别开视线。

    午时,大雨倾盆,自窗望去,整个世界都淹没在滂沱水雾中,朦胧间低矮的村落染上天青的色泽,影影绰绰。

    直到晚间才渐渐小了,又恢复了斜风细雨的模样。

    苏婉之见姬恪走了出来,刚想说话,却发现他并没有穿他自己的白衣,而是换了一身同苏婉之差不多的蓝衫,万千发丝扎成一束,除了那张脸其余都与当地青年无甚差别。

    苏婉之讶异。

    姬恪笑得温和而沉静,看不出病态:“你不是很想去,那就走吧。”

    苏婉之欢呼一声,几乎要冲过去抱住姬恪。

    雨神会开在一条浅流的河水边,他们去时已经搭了好些棚子,有些是歌棚,年轻的男子女子在里面欢歌笑舞,有些则摆上自制的布织工艺品和向雨神祈福的面具等等,另有一些棚内更是设座、备茶,款待从其他村寨来的年轻人,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苏婉之对这些民间的东西,只是耳闻,从未见过,顿觉甚是新奇,想凑上去看,但又担心人群冲散她和姬恪,只好探头探脑地伸着脖子。

    跟在姬恪身边,等了一会,苏婉之忽然发现他好半天没有走动。

    顺着姬恪的视线看去,摆在地上的,是一面绣得极精致的宝蓝色双面绣锦囊,那针线与手艺是苏婉之一辈子也到不了的高度。

    苏婉之突然一个激灵。

    姬恪难道喜欢会女红的女孩子……

    完蛋了!

    这是她的软肋啊!

    感应到她的目光,姬恪笑笑,眼中的落寞一闪而逝,直言道:“没什么,只是想起母亲小时候也曾给我绣过一个。”

    只是这样?

    苏婉之松了一口气,连忙指着锦囊对摊主说:“这个可不可以买给我。”

    摊主是个小个子的男人,他笑着递给苏婉之一串竹环:“这个可不卖,五文钱一次,要是套中了,便给你。”

    “这个怎么可能套上去?”苏婉之拿着那只比手腕粗些的竹环,装作苦恼状。

    对方精明一笑:“那可不是我的事。”

    苏婉之掂量了一下竹环,又看了看姬恪。

    姬恪笑说:“没关系,我并不想要。”

    没料到,苏婉之对他眨了眨眼睛,无声做了个口型。

    看我帮你赢到手。

    ***************************************************************************

    一环,两环,三环……

    摊主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婉之轻轻巧巧把十来枚竹环投在锦囊上,一枚也没落空。

    能把白绫玩的如臂使指,这点功夫自然不在话下。

    收了竹环,摊主苦着脸把锦囊递给苏婉之。

    掂量掂量,苏婉之便笑着抛给了姬恪。

    锦囊做的很是漂亮,价钱应该远在五文之上。

    姬恪跟在苏婉之身后,宝蓝色的锦囊转动在指间把玩着,平静的视线流淌过细韧的丝线,直到前面女子浅粉的衣衫。

    不知在想些什么。

    扯扯他的袖口,苏婉之手指不远处,低道:“那个是……”

    棚中,戴着狰狞鬼脸面具的年轻男女围在一起放肆跳跃舞打,手里拿着各种古怪的器乐,舞动中配合着跺脚和手掌交击发出震悚的响声,动作夸张,但是亦极其炫目,富有感染力,路过的人们都忍不住驻足停留。

    姬恪看了一眼,温声回到:“那是傩舞,源于上古氏族对于图腾膜拜,对于常人而言,有驱鬼逐疫、祭祀功能的意义。”

    苏婉之回首,笑得明媚:“你会跳么?”

    一愣,姬恪笑笑摇头:“那种舞是古时流传下来的,舞姿和仪式已经遗失了大半,现在跳多半是没有定式的。”

    苏婉之了然的点点头。

    没有要求的话……苏婉之拽着姬恪上前,问边上摊位的摊主:“你这里面具卖么?”

    半刻钟后,纷纷攘攘的笑闹声迎面扑来。

    傩舞的队伍中,多了一对年轻男女。

    舞乐声震天,就连滴答的雨声也被淹没在了欢庆的声音里,无人留意。

    舞动的人群中,一道玉带轻盈扬起,浅粉的衣衫翩翩若飞,女子皓腕轻抬,那条玉带便围着女子疾速腾转而起,忽隐忽现的那抹粉色莫名的夺人目光,女子身躯虽似柔若无骨,其间蕴藏的力道却带着一丝凌厉的气势,旋转间不论动作还是步伐都简练干脆,又似乎绵延不绝力道无尽。

    热烈,张扬,而又不乏柔美。

    渐渐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女子身上。

    张家寨虽在此地算大,但比起大城镇还是显得孤陋了,这般舞蹈,却是从未见过。

    戴着面具的姬恪渐渐退到一侧,眸中倒映着飞快旋转的女子身影。

    只是粉色的布衣,却硬是给她舞出了血色红衣的气度。

    莫名的,姬恪想起在自己府上,苏婉之拽着钱家公子的衣襟,气势bi人的模样。

    人有百样,女子又为何不能是如此模样?

    姬恪正想着,那条玉带似有生命一般灵活的舞到他的身前,勾起他的手指便把他勾到近前,姬恪微愕然。不知是受民风影响,还是苏婉之本就大胆,看不清面具下她的表情,但苏婉之的手已经递到了姬恪的身前。

    那双手干净细长,掌心有习武的薄茧,还有这几日带着他而落下的大大小小的伤口。

    跳跃舞动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不知是谁先开起的头,有人嚷嚷:“跟她跳吧,大男人家的还害羞什么?”

    “就是就是,姑娘家都不怕羞了。”

    “快点去吧,可别让姑娘来等着你啊。”

    乐声还在耳边奏响,苏婉之的手固执的停在他的身前,明明是矮他半个头的个子,没有一点怯弱。

    像是一瞬静了。

    那只手只在他眼前。

    一份静止的等待,一切一切诱惑着他把手交付。

    一时间,他被蛊惑了。

    只是不知蛊惑他的是眼前女子,还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不管迟疑还是失神,等姬恪回过神来,手却已经放在了苏婉之的手上。

    那是姬恪一生中少有的,在想之前便已经做了的事。

    雨神会一直持续到夜晚。

    饶是苏婉之习过武,也已经跳舞到筋疲力尽。

    此时仍是灯火通明,她找了一处斜坡,就地坐倒,姬恪坐在她身边,神情恬静,望着不远处,不知在想什么。

    苏婉之揭开刚买来的小酒坛,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这是当地的佳酿,酒劲不大,女子喝也无妨,偶尔喝喝还能强身健体。

    抹了抹嘴角,她终于忍不住好奇问:“你在看什么?”

    沉默了一会,姬恪才转头道:“我在看夜色。”细长的眉眼弯弯,似怅然似蛊惑。

    “咦,夜色么?”

    姬恪没有答话,只是示意苏婉之抬头。

    摇摇晃晃站稳身姿,瞧着仿佛近在咫尺的屋檐,苏婉之仰头。

    一望无垠的夜空。

    苍穹漆黑如墨,一直淹没到目不所及,无边无际。

    万千繁星浩渺,好似有人捧了细碎银沙,洒然散于空中。

    那一瞬间,她被所看到的震住。

    再看向姬恪,姬恪似乎并没有要她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看过来,微笑说:“真的很漂亮。齐州并没有这样的夜色。”

    苏婉之的视线从天空转到姬恪身上,就再难移开。

    在她看来,比起死物夜空,站在身边的这个活生生的齐王,要美得多,也具诱惑力的多。

    他温柔注视着苏婉之的时候,苏婉之甚至有种,被疼着宠着的感觉。

    真是太温柔了。

    

看网友对第九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