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第十章 修

第十章 修

第十章

    苏婉之歇了歇,忽然问:“姬恪,你在齐州真的如传闻中那么厉害么?”

    好吧,她其实想问很久了。

    姬恪笑:“什么传闻?”

    “就是说你一到齐州就大发神威惩治贪官污吏,干旱了好些年的齐州随着你的到来天降甘霖,年年丰收,人人安居乐业,家家户户都敬你做门神……”

    苏婉之越说越夸张,姬恪失笑,平淡道:“没有这么神话。不过是调整了一些政策,几年下来略有所成而已。在一地,便谋一地福祉。”

    没说出口的还有,谋一地的民心。

    不论最终是否能成,至少齐州是他最后的退路,怎么能不好好经营。

    “姬恪姬恪,那是不是也如传闻中一样,在齐州有许多家小姐倾慕于你?”

    哑然了一瞬,姬恪摇头道:“那更是无从谈起,小姐们都在深闺中,又哪里来什么倾慕?”

    这话一半一半,倾慕自然是有,只是姬恪一向对女子温谦有礼,也少有过分亲近暧昧,敢直言爱慕的少之又少,像苏婉之这种毫不避讳的天天紧缠的更是奇葩一朵。

    闻言,苏婉之的神情雀跃了起来,脸颊也扶起了淡淡薄红。

    她只犹豫了一下,突然歪头看着姬恪开口:“姬恪,其实我八年前在宫里见过你,不知可否记得?”

    提到宫中,不知为何,姬恪的表情忽然就暗了。

    微垂头,浓密的睫羽覆盖下眼睑,投射淡淡阴影,却看不清他眼底流转的波纹:“在宫中的时日,太过久远,我只怕已经记不清了。”

    记不清?

    苏婉之诱导:“你再想想,记不记得有个小女孩曾经给你送过一个酱香的东坡肘子?用油纸包着的!还热乎的!”

    面对苏婉之的满面期待,姬恪仍旧是摇了摇头。

    苏婉之仍旧不死心的问:“你真的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再回想看看,东坡肘子,非常好吃的东坡肘子,汁液浓厚,肉质鲜美,筋肉活络,充满嚼劲,一咬下去满口生津……”

    姬恪想了想,还是道:“真的……”

    苏婉之顿时神情蔫然:“……我都记得很清楚的啊,你怎么会都忘了……”

    提起酒坛,她没精打采的又咽了一口。

    姬恪这次倒是真没骗苏婉之,对他而言,宫中不堪的记忆要比美好的多得多,太久没去回想,也已经遗忘的差不多,那些细枝末节,更是无从回忆。

    但见苏婉之失望的模样,姬恪心里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他并不想看见苏婉之失落的样子,这本该是个笑着的姑娘。也许是因为当下的场景实在太过平和,他不需要去思考太多,也不需要去斟酌应该与否,得失与否,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不然我跟你说些我小时候的趣事?”

    说完姬恪就有些后悔,他并不喜欢说他以前的事情。

    虽然有乐,但是更多的回忆都是阴冷而残酷的。

    今晚是怎么了。

    苏婉之眼睛一亮,才不管其他,竖起耳朵,仿佛生怕姬恪反悔一样凑过来:“你说你说!我要听!”说着,又取了一坛酒递给姬恪,“你也喝点吧,这酒不烈,喝了很舒服。”

    姬恪身体不好,酒水更是少沾。

    但今晚已经破了太多例,也不在乎这一个。

    他仰头喝了一口,摸着腰间的宝蓝色锦囊,淡淡想,就这么一晚,他不想再做齐王,只想做姬恪。

    酒劲不大,不足以醉人,却足以让人放下防备。

    苏婉之兴奋的抱着酒坛,听姬恪说着那已有些陈旧泛黄的记忆,她所接触不到的记忆,比如习字不认真,被母妃责罚,姬恪为了偷懒握两支笔上下铺陈两张纸同时书写,结果事败被惩罚整整加重三倍,又比如他和教习的大儒争辩,引得太傅前来,老头子狠狠训了姬恪一顿,末了让他把他的理解整理好,连夜批阅,第二日当堂夸奖姬恪……都是些琐碎而沉闷的事情,可苏婉之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能透过这些零碎的记忆窥到当日少年的依稀影子,无比鲜活。

    她喜欢他,从很多年前就喜欢。

    不止是容貌,她喜欢他温柔沉稳的xing格,她喜欢的他的笑容,她喜欢他身上的气息,她喜欢他说话的方式,她喜欢他不动神色的体贴,她喜欢他偶尔的沉默和寂寞,她喜欢他的一切一切……

    最后抱着坛子,苏婉之不知不觉沉沉睡去,唇角犹带甜蜜笑容。

    姬恪咽下最后一口酒,不由莞尔。

    人群已渐渐散去,好些男子前来搭讪,询问是否需要送苏婉之回去,姬恪婉拒,抄抱起苏婉之回到张大嫂的屋中。

    苏婉之不轻,但抱在怀里,却也没那么重。

    只可惜,这是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

    雨神会后,天气越发晴朗。

    留了两锭银子,两人便带足了干粮和水,拄竹子顺着张大哥说的路走了下去。

    一路上苏婉之缠着姬恪聊天,天南地北把自己知道的都聊了个遍,姬恪倒也好脾气的陪她聊着。姬恪的知识本就渊博,有些东西苏婉之都不是很清楚,姬恪却能轻松的脱口而出,天南海北无论是什么都说的妙趣横生,听得苏婉之恨不得取只笔现场记下来。

    路上累了,姬恪坐下喝了一口水,笑:“你不觉得我无趣就好。”他的脸色虽白,精神却很好

    苏婉之也跟着坐下,拼命摇头:“怎么会无趣!你说的比我哥说的都好呢!”

    “谨与?”姬恪顿了一下,“你还真是不像他的妹妹。”

    “诶?哪里不像?”

    苏婉之狐疑道,“等等,他不会跟你说了我什么坏话吧!喂喂,那些都是假的啊,不可信的啊……他自己才过分,从小到大都欺负我,小时候经常往我的房间放虫子啊之类的东西,还特别喜欢捏我的脸捏到我哭,实在是太讨厌了啊……”

    苏婉之喋喋不休的说着,突然听到一声很轻却很愉悦的笑声。

    正在握拳皱眉的她愣愣抬起头,却恰恰看见姬恪的笑颜。

    逆着耀眼的阳光,姬恪微微扬起的嘴角,荡在薄薄的曦光里,美好的不可思议。

    就这么,苏婉之呆呆的看傻了。

    她是第一次看到姬恪笑的这么简单明媚,好像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单纯的想要笑而已,和往日总是恰到好处却也疏离的笑容并不一样。

    那好像云端一样遥远的距离也好像一下子消失了。

    心跳骤然加速,快的无法抑制。

    “怎么了?

    姬恪止住笑,看着苏婉之。

    苏婉之一下清醒,脸红着扭过头,心几乎要蹦出心口。

    才又听见姬恪的声音:“……很让人羡慕呢。”

    “羡慕?”

    姬恪点头:“嗯,你和谨与的感情还真好。”

    “啊?不是吧……我跟你说的你能感觉出我们感情很好……”苏婉之嘀咕了一下,“才没有很好呢,我们经常吵架的啊,对了,这次回去估计又要被他骂了,啊啊啊,好头疼……”

    “他没有说过你的坏话,相反,他很疼你。”姬恪轻轻道。

    是听苏慎言提起过自己的妹妹,那时候并没有在意,如今一想,像是一切都从记忆里被翻出来,清晰无比。

    ——我妹妹啊,肯定是比不得朝阳公主的,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家伙。你都不知道我帮她收拾过多少次残局了。

    ——人笨的要死,看她的外表,你绝对想不到她能单蠢到那种地步。

    ——不过,她心肠很软,又没什么城府,我倒很担心她以后会被人欺负,罢了,若是她的夫婿对她不好,那我也只好养她一辈子了。

    那些未经在意就停驻在脑海中的信息和眼前活泼明媚的女孩子对应上,突然就鲜活起来,好像触手就能碰到那份意料外的美好。

    “啊,疼我?他哪里有疼我啊,喂喂,让我疼还差不多……”

    苏婉之扁了扁嘴,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也知道,苏慎言虽然看起来各种不靠谱,但实际上对她这个妹妹还是相当照顾的。

    转念想到姬恪。

    “别说我,你呢……”

    姬恪:“我?”纤长的睫羽合下,他的声音淡淡,“我和皇兄的感情并不很好。”

    何止不好,简直是不死不休。

    苏婉之似乎想起什么,刚想开口。

    微风渐起,姬恪掩着唇咳嗽了一声。

    苏婉之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啊,姬恪,你觉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再喝点水?还是吃点干粮?实在不行,我去弄点水给你熬药?”

    姬恪轻轻摇头:“不用了……我们早些赶路吧。”

    苏婉之并没有留意到姬恪骤然冷下来的视线,冰冷的不带丝毫温度。

    

看网友对第十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