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十二章 修

十二章 修

十二章

    苏婉之间或夹着,边品着秀色可餐。

    正看着,就见一个同样衣着盛装的少女走到姬恪身边,少女笑颜如花,冰雕玉琢的容貌亦是极美,神情恬淡如雪,隐隐透着一股清澈之意。

    即便没见过,苏婉之也能猜得出来,这是晟帝最宝贝的小公主,朝阳公主。

    只说了两句,小公主就坐在了姬恪身侧,托着下巴看姬恪,嘴里还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姬恪自始至终都微笑看着她,安静倾听,目光如水,极耐心也极温柔的样子。

    苏婉之默默眼红了。

    “苏悍女,羡慕了?”

    好巧不巧,王将军一家正坐在苏婉之下首,王萧月夹了一筷子精致糕点,语气闲闲,笑得很是欠揍。

    “就你这样怎么跟朝阳公主比,母夜叉。”

    可谓冤家路窄,苏婉之侧脸,嘴角一抹阴笑:“要不要我们出去比比?”

    指节一轮,咯吱作响,她威胁意味十足。

    正说着,小公主拉了姬恪离席。

    苏婉之眼尖看见,偷看了一眼苏大人苏夫人正在同前来敬酒的官员客套,便趁其不备轻手轻脚站起来,朝后退去。

    显然王萧月也看见了,跟着苏婉之退了退,细声问:“苏婉之,你这是要去哪啊?”

    苏婉之微笑吐字:“我去恭房。”

    “苏婉之!”王萧月一阵恶寒,“女人家的说这个……你恶不恶心。”

    苏婉之咧嘴一笑:“我乐意。”

    前脚刚一走,发现王萧月还是跟了过来。

    “王大小姐,干嘛跟着我?”

    “谁跟着你了,我也出恭不行么?”

    两人正争执着,忽看见不远的树荫里,一高一矮两个华贵的身影一闪而过。

    两位千金小姐相对一视,顾不上再吵嘴,又都跟了上去。

    ***************************************************************************

    朝阳公主带着姬恪一路前行,脚步不停,竟是渐渐走近了外臣禁地——后宫。

    苏婉之犹豫了一下,看王萧月没有回去的意思,想着她怎么也算女子,咬咬牙便继续跟了上去,她却是不知,王萧月此时也抱着同样的心思。

    苏婉之习武,脚步轻灵,王萧月又跟的略后,这一路之下倒也没被发现。

    再走走,两个大小姐都觉出不对了。

    后宫便是后宫,可这地怎么越走越荒芜,一路过来不止宫人没看到几个,就连建筑也越发破败,由金碧辉煌的连绵殿宇变成长满青苔藤蔓的陈旧古殿。

    本来女子为美衣着本就单薄,此时更觉阴风阵阵。

    实在想象不到宫中竟然有这么样一个地方。

    前方,朝阳公主同姬恪仍在走着,丝毫未作停留,只是此处无多少遮蔽,怕被发现,苏婉之二人离得就远了些。

    又走了走,几个转弯之下,竟是把人给追丢了。

    四周寂寂无声,唯有落叶沙沙拂动声响,两人面面相觑,为何去何从思索。

    王萧月抑制住自己回转的念头,哆嗦道:“苏……苏悍女!我们还是回去吧……”

    虽然会武,但瞧着这阴气甚重的地方,苏婉之心里也有点犯嘀咕,本想退了算了,眸光一瞟,看见抱臂瑟瑟发抖的王萧月,心中恶念一起,露齿笑道:“王大小姐,你平日不是胆子大得很么?何时变得如此胆小怕事了?”

    苏婉之这番表情做的实在不厚道,王萧月恨得牙痒痒,刚想回嘴两句,苏婉之已经一个人朝前走去。

    比起一个人朝回走,至少前行还有个伴。

    王萧月跺跺脚,到底是跟着苏婉之走了下去。

    越往里越显阴森,不知不觉,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破落的殿宇,金漆的柱子被磨得褪了色,蛛网缠绕了整个大殿顶端,就连牌匾也掉了大半下来,只能隐约可见开头一个“霜”字,殿门随着微风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王萧月终是扯住苏婉之的衣袖:“……这里面怪怪的,我们快回去吧。”

    左右看看,再无别的出路,那么姬恪十有八九是和小公主进了这里面,虽然是有些骇人,不过,都追了这么久,不进去看看苏婉之实在觉得亏得慌。

    嘴角一勾,苏婉之笑得人畜无害:“王小姐,你要是怕,就自己一个人回去呗。”

    当即用手帕包着手,推开眼前似乎摇摇欲坠的大门。

    扑簌簌的尘埃落了满地,殿宇的面目也落入了苏婉之的视线中。

    空荡荡的大殿零零碎碎摆着些东倒西歪又损坏了十之七八的家什,地面薄薄一层尘土,蛛网密布,一副意料中的颓败景象。

    一望能看到边,并没有人。

    不得不说,苏婉之此时确实有些失望。

    没想到追了大半天,还是白跑,怎么说也得至少让她多看姬恪两眼嘛。

    刚想离开,忽然听见清风中传来一道极细微的声响。

    “什么声音?”

    声音倒没听清,就听见王萧月突然尖叫起来。

    苏婉之抬手一把捂住王萧月的嘴,侧耳倾听,声响越来越大,像是个女人的声音,一个女人的笑声。

    还没听仔细,突然手指一痛。

    王萧月竟然用牙咬了她的手,苏婉之怒,看向王萧月正想发火,突然间王萧月的眼睛直直盯着她的身后,嘴张得老大,却半晌发不出声音,只有喉咙里咯咯响了两声,接着两眼一翻,竟就这么生生晕倒了过去。

    苏婉之不明所以,回过头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余一指的距离,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凑脸到苏婉之面前咧嘴阴阴的笑,而那张脸,几乎称不上是脸,皮肤大半溃烂满是疮疤,一道伤口横贯在鼻梁上,把这张恐怖的脸仿佛一切两半,再配上那诡异的笑容,尤其在空旷的大殿中要多渗人就多渗人。

    女子笑了一会,却见苏婉之还在尖叫。

    她撇下大约是唇的部位,声音嘶哑道:“我不可怕么?”

    苏婉之停止尖叫,中肯回道:“可怕。”仿佛怕对方不信,她还点了下头,补充,“真的很可怕。”

    “那你为什么不晕倒?”那声音依然嘶哑,如同拉破的风箱。

    苏婉之想了想:“如果你能告诉我姬恪在哪里,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没晕倒。”

    略退了退,白衣女子用手托着自己惨烈的脸似乎在沉思。

    离得稍远些,那张脸也显得没那么可怖,心中将它当成一团肉团,苏婉之莫名想起席上没来及吃的羊肉。

    苏婉之咽了咽口水,乖乖等着。

    说起来,这不怕倒要感谢苏慎言。

    作为一个从小以看自家妹妹惊慌失措倒霉犯错为乐的哥哥,苏慎言还是个小粉团子的时候就会拿着死老鼠死蟑螂塞进苏婉之的被窝梳妆盒等等,从一开始的尖叫晕倒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东西塞回苏慎言的被窝,苏婉之的适应能力可谓与日俱进。

    后来苏慎言以新科一甲第三名探花的身份自请调入大理寺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没事就给苏婉之捎点大理寺特产——谁都知道大理寺那个和刑部直接挂钩的地方能出什么好东西……

    恶心着恶心着,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姬恪在……”

    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苏婉之抬起头,屏息听。

    突然,苏婉之蓦得扬腕,一条白绫自袖口“嗖”然而出,白绫缠住身后木棍,咣当一声木棍落地,几滚之下远远摔离。

    举着空空双手的小公主站在苏婉之身后,一瞬呆怔,似乎还不能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再一道人声,温和无奈,无比的耳熟无比的悦耳。

    姬恪摸了摸朝阳公主姬阳的脑袋,对苏婉之做了一个拱手的姿势:“不知道苏小姐这一路跟着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网友对十二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