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十六章 修

十六章 修

十六章

    苏丞相先一步跨了出来,朱色官服长揖到地:“圣上明鉴,小女顽劣,实在配不上燕王殿下。”

    “苏卿何必如此说,朕瞧着苏小姐还是很不错的嘛。”

    晟帝瞪大了眼睛,苏婉之模模糊糊的身影在视线里朦胧成像,至少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看身材也不会差哪去。

    “跃儿,你倒是说说,你看上的到底是不是苏家小姐啊?”

    姬跃以手掩目,却是做出了一副黯然伤神的模样。

    “苏相都这么说了,想必苏小姐觉得皇儿不够优秀,不愿嫁与我,父皇又何必要儿臣明言?”

    这句话说的是两分失望三分黯然外带五分的叹然。

    在席众人纷纷以不识好歹的目光看向苏婉之和苏丞相。

    “哦?”

    晟帝闻言,冲苏婉之道:“苏小姐,你是否不愿嫁给跃儿啊?”

    父子俩短短几句话,硬是把选择权都撇给了苏婉之,说是选择,然而这选择中却还是带着些强迫的硬xing。

    苏婉之若是说愿意,那必然得嫁给姬跃,还得说是心甘情愿嫁给姬跃,若是苏婉之说不愿意,那么得罪晟帝与燕王那是肯定,之后只怕也无人再敢向苏婉之提亲,连燕王殿下都看不上,那还能看上哪家,就算苏婉之主动倒贴,只怕对方也会碍于燕王的身份不肯迎娶。

    略一思忖,苏婉之缓缓抬起了头,敛了笑意和羞涩,声音依旧细弱,但面容上却是少有的认真与正色,让人不由自主也着意听起了她的话:“小女非是觉得燕王殿下不好,也并非过分自信以致以为燕王殿下配不上小女。只是小女常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又常见父母以彼此为唯一相爱甚笃,因而心中难免有所希冀。小女也闻时常有女子相夫教子遵守三从四德,然而男子却三心两意辗转于烟花之地对妻儿置之不理,不免为此愤愤,或许可笑,但因此小女真的只愿能寻到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燕王殿下尚未娶妻已有了姬妾无数,恐小女嫁过去之后成为妒妇,与燕王殿下争执不合致使家宅不宁,所以……”

    朝堂之上世人皆知苏相未纳姬妾也从不出入烟花之地,笑他惧内的不少,苏相也未有解释,此时听来倒也确实是爱护妻子的举动。

    寿宴上来了不少官员的家眷,其中不乏赐封的诰命夫人,听了苏婉之的话,一时之间倒有不少感同身受,忆及年少时对于心上人的期待,再看看旁边的死鬼,顿觉伤感,不住就应和起来。

    苏婉之这番话其实很是大胆,但她说的坦荡,也毫不掩饰内心,反倒让人觉得直率,又因燕王在这方面确实名声不大好,晟帝一时也有些不知如何应答。

    姬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杯中佳酿,唇不觉抿了起来。

    ********************************************************************

    宴席后,暗夜轻笼薄纱,烟雾袅娜。

    成群的宫女将席上的残羹冷炙一一端下,流水般川行而走,几点宫灯串成一条辉映回廊,红漆木的廊柱曲折蜿蜒。

    两个气质迥然的男子立于回廊一头。

    “二皇兄,不知有何事?”温而不懦的音色,唇畔尤带笑意。

    姬跃斜挑起眉睨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姬恪,你一直这么装着,不累么?”

    “恪一向如此,二皇兄何出此言。”

    虽然言辞温和,但姬恪回视过去的视线却丝毫没有躲闪。

    片刻,姬跃扑哧一声大笑开。

    单论皮相姬跃却是比不上姬恪,但姬跃向来喜怒不禁,也从不压抑自己的情绪,眉眼飞扬间比姬恪的恭谦和顺倒是生动的多,大笑之下,容色更是极艳,此时若是有女子在侧,只怕要当场失神。

    大笑后,姬跃的神情变得柔和:“四弟,你何必同我如此生疏,你在齐州的八年是因为谁造成的你恐怕也清楚的很,你我都不喜姬止,更不愿许后掌权,何不彼此合作?此后皇位一事,便各凭本事如何?毕竟若是姬止即位,你我以后只怕都会……而且,弑母之仇,我绝不会忘。”最后一句却是咬牙切齿说出的。

    姬恪似乎沉吟了一刻,才低叹一口气:“是。不过,二皇兄,皇位之事我从未肖想。”

    拍了拍姬恪的肩,姬跃笑得极是亲昵:“那是更好,我也不愿与四弟你相争,这样,你若助我为帝,我保你在齐州永世安稳。”

    姬恪只笑,并不说话。

    似忽然想起什么,姬跃突然道:“对了,不知四弟对于苏相之女是何看法?我欲娶她为妻,若四弟无意,那我也不用忌讳。”

    姬恪闻言心中一动,回道:“即便娶了苏相之女,也不会有任何襄助,二皇兄为何?”言辞间似乎是不解。

    “四弟只用告诉为兄是否对其有意便可,这些为兄自会掂量。”

    脑中那张极生动的女子面容一闪而过,姬恪心口闷了一闷,缓缓摇头。

    得到姬恪否认的回答后,姬跃仿佛很是开心,含情的双眸笑意晕染,同姬恪又聊了两句,便各自分开。

    分开之后的刹那,两人的神色具是一冷。

    同时暗自想,满口胡言。

    ***************************************************************************

    人潮散尽,姬恪走出。

    去见姬跃之前,其徐已将轿子停在了宫门口。

    这一路直走到宫门,不算长也不算短。

    微寒天气,姬恪轻咳了一声,拢紧衣领,步伐不紧不慢,镇静如常。

    “姬恪。”

    走了不一会,忽听得熟悉的少女声。

    满天下,会直呼他名字的女子也只有那一个,偏偏姬恪又不知怎么让她改口,便一直这么应了下来。

    姬恪有些头疼的停下脚步。

    她怎么还没回去?

    回身间,苏婉之小跑而来,漆黑夜色下碧色裙裾飞扬,广袖如云,纷扬的三千发丝随着鬓发间玎玲作响的环佩轻盈舞动,好似身后并不是宫闱深深的皇城,她也不是个世家出身的大小姐。

    一瞬之间,姬恪想起了在齐州曾见过的奇景,秋日高起,成群的缤纷鸟雀展翅自无际苍穹一掠而过,飞向不知何处的远方。

    无比的自由,无可束缚。

    “苏……”

    小姐二字还未出口,苏婉之已出声打断。

    “姬恪,我不想嫁给二殿下。”

    早已没了在大殿上言之灼灼让人无可辩驳的气势,但那般正色而认真的模样却是一丝也没少。

    姬恪轻“嗯”了一声。

    “姬恪,我喜欢你。”

    直白的,毫无掩饰的,没有丝毫虚假与试探的。

    甚至眼眸中的深情都可以自那流光溢彩的眼瞳中一望而知,姬恪心口突然震了一下。

    苏婉之喜欢他。

    这点就算不用脑子都能看得出来,可是……

    苏婉之顾不上去想姬恪此时的无言究竟是何意思,吞了两口口水,定定神,拽着姬恪的衣袖道:“那你呢?”

    姬跃的可变xing对于苏婉之而言太过不可靠,她不想要变数,更不想嫁给姬跃,在殿上说出那番话的同时,她就已经盘算着既然躲无可躲不如早点定下来——夜长梦多,而且有了那一番话她就名正言顺的一个人独霸着姬恪。

    没有甩开苏婉之的手,姬恪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不讨厌你。”

    实话,心底的实话。

    “那喜不喜欢?”

    攥着姬恪衣袖的指节不知不觉因为用力而泛起了皑白色,苏婉之的视线紧紧停留在姬恪的面容上,不肯漏掉一点的细节,目光里却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点让人不忍拒绝的希冀。

    纷扰的宫人脚步与交谈声好似一下远去。

    那一刻,那一方的天地,只剩下两人。

    万籁俱寂。

    

看网友对十六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