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十九章 修

十九章 修

十九章

    夏日的镜湖,一池的睡莲摇曳生姿,湖面粼粼波光散开。

    苏婉之同姬恪坐船而下,沿岸轻飘而去。

    湖岸尽头由绵延的花卉铺陈,比夹岸来得更加繁花似锦。偶尔春风微拂,迎面响起悉悉索索的动人声响,宛如乐声,一两朵花瓣随之飘零落入湖面,倒映着迷人的花枝,好似将湖水也染上了花瓣的色泽。

    路过其中,便真如置身花海。

    苏婉之忍不住,站起身,袖中白绫飞出朝着枝头掠去。

    不多时,租来的小船中便摆满了苏婉之摘来的花朵,芳香四溢。

    姬恪未曾留意,只静静看着周围的美景,齐州的气候较这里要差的多,也少有这么繁丽绚烂的景象。

    挑挑拣拣花枝,趁着姬恪走神,苏婉之偷偷把花摆上姬恪的衣襟,衣角。

    像是想起什么,苏婉之自怀中摸出一个小画框递给姬恪,神情里颇有些骄傲的意味。

    姬恪接过,看见画框上稚嫩的笔迹,是一份稚童手抄的《关雎》,笔意尚不成熟,但也有了几分清逸几分洒然。

    很熟悉,只辨认了一会,姬恪就可以确定,这是他自己年幼时的笔迹。

    他抬头,眼中的浅光有些晦暗。

    “这……你是哪里来的?”

    苏婉之不无得意的说:“我可是找了很久才从你那些天下苍生花草树木四书五经的练笔里找到这个。”说完,她又意识到自己的行径似乎不那么妥当,讪讪追问,“那个……姬恪,齐王府常年无人,我进去取你几副练笔不妨事吧……”

    姬恪笑着摇头,却不由自主的握紧手里的红木画框。

    画框四周已有些褪色,那是反复摩挲久了之后的结果。

    河岸边传来女子隐约的吟唱声。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为什么要这么喜欢他?

    眼前少女无忧的看着他笑,晶亮亮的大眼睛里满载着深情厚谊,纯粹而不掺杂任何的杂质。

    苏婉之喜欢他,他知道。

    不因为他是齐王,没有任何目的和企图,只因为他是姬恪。

    他其实……不值得。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女子不该是被疼惜,被追逐,被爱护的么?

    忽然有些莫名的酸涩。

    眨眼的瞬间,姬恪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似乎方才所有的一切动容都只是错觉。

    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向,很擅长。

    把画框还给苏婉之,姬恪抿了抿唇,语气平淡问道:“你为何不问我今日为何在王将军府上做客?”

    苏婉之把画框收起来,迟滞一瞬,仍旧轻松道:“不就是做客吗,又能怎么样?”

    “我是因为……”

    打断姬恪的话,苏婉之仰起脸:“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你。”

    那些残忍的言辞,就这么被堵在嘴边,再也说不出口。

    湖面荡起微波,清清浅浅的涟漪。

    小船在悠长的河道渐行渐远,直到辽远的再也不可望的地方。

    一汪碧水,万顷清洌。

    七日后,苏婉之得知姬恪的婚期定在下月的十五。

    新娘,不是她。

    年少轻狂,不问情缘深浅,相思无常,待回首,终不复。

    苏婉之也终于淡定不下去了。

    *****************************************************************************

    姬恪婚宴的前一晚。

    夜色凄迷,伸手不见五指。

    四周的灯早已暗下,只剩下一盏油灯随风飘摇。

    更鼓声自外遥遥传来,声音似远又近,悠悠荡荡的一声一声鸣起,清脆而嘹亮。

    “唔,这个就是赤血丸,吃下以后会瞳色变红,杀戮欲起,整个人的潜能都会被激发出来,但是时间维持不长,而且反噬也同样严重……”

    昏黄的光线下,苏婉之看着指间拇指指甲大小的红色药丸,忍不住轻咬嘴唇。

    艳红的药丸倒影在苏婉之的眸子中,宛如鲜血般的色泽。

    容沂又指了指另外一种暗褐色的圆丸:“这个叫做雷鸣珠,大力投掷出去能够引起很大的爆炸声和大量的烟雾,还有一定的杀伤力。”

    “嗯,我知道了。”

    容沂站在苏婉之面前,有些局促的攥了攥手,似乎很想把苏婉之手里的药丸抢回去。

    “师姐,你快些看完吧,你还是……让我赶快还回师傅那里吧。”

    摇摇头,苏婉之轻笑,“这个嘛,来,我偷偷告诉你……”

    “什么?”

    不由自主,容沂朝苏婉之的位置靠了靠。

    砰。

    容沂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苏婉之抿唇,暗叹,还是这么好骗。

    利落的把容沂绑好,塞进一边的衣橱里,苏婉之擦了擦手,把那颗红色药丸吞咽下去。

    而后静静坐下,等待着药效发作,也等待着天色亮起。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她就绝不后悔。

    明日一早,便是姬恪的婚宴。

    苏婉之咬牙切齿,她怎么也不会让他娶王萧月!

    十指弯曲,渐渐泛起狞色。

    ***************************************************************************

    半月前。

    苏婉之是从苏星嘴里得知的这件事。

    那日,定时采买胭脂水粉和布料的苏星从外头回来,面色古怪中便透着说不出的味道。

    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忍耐不住,在苏婉之优哉游哉捧着以前根本不会碰的刺绣时,脱口说了出来。

    那根针就这么直直刺进了苏婉之的手指。

    鲜血从指尖沁出,滴落在雪白的绣布上,宛如落梅。

    苏婉之的声音听起来说不出的僵硬:“苏星……你在说什么?”

    有些僵持般的转过脸,苏婉之看着苏星,甚至方才愉悦的笑容仍挂在脸上,未曾淡去。

    但苏星却莫名觉得寒凉。

    她缩了缩脖子,还是重复了一遍:“刚才街上都在说,齐王殿下已经往王将军府上下了聘礼,下个月十五日就要过门了……”

    “娶谁?”

    “王……诶,小姐你别跑。先把手上的伤口处理掉,小姐,小姐……”

    轻功使到极限,苏星根本追不上苏婉之的脚步。

    然而,苏婉之终究没能如愿出府。

    这几日都将公文挪回府里处理的苏慎言已经闻声拦住了苏婉之的去路。

    “之之,你这是想去哪?”

    苏婉之一把打开苏慎言拦在她身前的扇子,夺步便要出门。

    又是一个闪身,苏慎言折扇刷拉一声展开,硬挡在苏婉之身前。

    苏婉之咆哮:“滚。”

    “你想去找齐王殿下质问?”用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你以为你是姬恪的谁?他凭什么要因为你改变他的决定。苏婉之,我早跟你说过,不要去招惹姬恪,不要去喜欢姬恪,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哥哥的话?”

    就是太了解自己这个妹妹,苏慎言才会在这个时候,守在这里,甚至说出这样一番话。

    苏婉之的眼圈不知不觉红了,气势却半点没弱:“你都知道是不是?”

    ——知道姬恪要娶王萧月……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看网友对十九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