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三一章

三一章



    清晨的光线并不明晰,落在苏婉之的眼帘上,是蒙然的光晕,并不强烈,依然让她的眼睛淡淡刺痛,几乎睁不开眼。

    摇了摇头,苏婉之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些。

    挤出笑容,她拍了拍容沂的头:“可别输了。”

    容沂挠挠头,又抿了抿唇,最后狠狠点头,扭头朝人群里走去,并没有发现苏婉之过分苍白的面色。

    祁山的校场建在祁山中的一个峡谷地带,两侧环山林立,校场四周摆满了兵器架。

    校场上已经满是祁山弟子,乌压压一片的弟子常服,蓝衫青衫不一而足,但队列极其整齐,甚至不输北周正规军列。

    苏婉之站在一侧,没什么精神的席地而坐。

    地面很凉,从下身蔓延至大脑,却恰好让她不至于沉眠。

    抬起眼,逆着光正好看见那边的景象。

    站在最前主事的是计蒙,边上站着个中年男子,看年龄大约是祁山师叔辈的,再后便是祁山大片大片的弟子了。

    在计蒙的指示下,先有一排十名弟子上前演习。

    拳脚舞动虎虎生威,苏婉之看得昏昏欲睡,眼皮也一直跳动。

    一个时辰以后,终于全部演习结束,轮到弟子单独比试。

    计蒙话音一落,容沂已经出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其余弟子自觉站在了一边,空出中间一大块空地,只余下计蒙和容沂二人。

    计蒙微笑接受,从边上的兵器架上随手取下一柄长剑,同时反手把松松束起的发系紧,腿略向一侧跨步,随着这一跨,那微笑也随之收敛,换上认真的神色。

    反观容沂,他拿的是他惯用的大刀,背手将刀背架在肩上,容沂脸色一肃,扎起马步,暗自蓄力,袍角无风自舞,整个人都浑似一把敦厚的利刀。

    没料到容沂真打起来也挺有气势的。

    苏婉之唇角勾了勾,若是苏慎言站在那里……

    按着眉心,掩盖住瞬息痛苦的神色,苏婉之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翻滚的情绪压下去。

    她不能……不能示弱,除了容沂和苏星,整座祁山里都是陌生的人,再痛苦也不过是让容沂、苏星担心而已,不会有父母哥哥来安慰她了,那些毫无意义的安慰和同情她也并不需要。

    苏婉之,别丢脸。

    再抬起头,苏婉之脸上已经看不出方才的难堪和痛苦之色了,唇角含笑,仿佛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校场中的打斗也正式开始了。

    容沂的刀势骇人,一刀狠劈下去,一条细长的石缝顺着容沂脚下的地面至裂到计蒙的位置,校场的地面用的是千钧石墩,极其坚硬,平日别说劈裂,就是劈出一点伤痕都难得很,因此这一刀令众人都忍不住倒抽冷气。

    这也是容沂的优势所在。

    蛮力。

    容沂看模样甚至还显得有些瘦弱,可是运起功来,力气能达到一个很可怕的程度,这点就连苏婉之也不敢轻试。

    只可惜,在容沂刚出刀的瞬间,计蒙已经身形一闪,避开了容沂刀锋所指,反而步如疾风,握剑冲向容沂,容沂扬刀,刀锋顺势一转,计蒙腾空一跃,双足稳稳落在容沂身后。

    虽然容沂的力气够大,但可惜不够灵活,几刀下来气喘吁吁,却怎么也劈不到计蒙。

    那厢计蒙游刃有余的避开锋刃,间或举剑劈刺,容沂回护不及,身上多处剑伤,人也累得两颊绯红。

    十来招之后,计蒙依然优雅的握剑,衣衫半丝不乱。

    他抬眸,淡笑起来:“只有这样么?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那么下面师弟可是要输了。”

    容沂凶狠地瞪着他,扬起刀锋:“那你动手好了!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一番打斗看下来,苏婉之的耳中嗡鸣,脑内也有些眩晕,隐隐有作呕的欲望。

    忍不住半扶住额头,她看得清楚,刚才计蒙并没有尽全力,而且只他使出的那几招,容沂可能确实打不过他。

    以力破巧本来就有极大的难度,而比起计蒙,容沂的力显然还不够强大。

    果不其然,后半场计蒙不再留手,也不再躲避,很多次甚至直bi锋刃,刀剑对击,刀锋中划出“刺刺拉拉……”的摩擦声,刀锋上力量悬殊竟不相上下。

    而接着,那刀光竟然一点点朝着容沂压去。

    刀光锋利折射,仿佛下一刻就要劈砍到容沂。

    苏婉之坐不住了。

    一个利落的甩袖,袖中的白绫绞住正在力拼的刀刃,稍一发力,刀锋又再度拉回了势均力敌的程度,容沂的危机立刻化险为夷。

    她一个纵身跃到场中,反手架匕首支开计蒙的剑,面无表情拱手对计蒙道:“我师弟技不如人,不如我来和你比如何?”

    计蒙不慌不忙的收回剑,并没有因为苏婉之的突然cha手而惊讶,把剑收回鞘中,又掸了掸青衫上的并不存在的尘土,他才转头似笑非笑看向苏婉之,吐出一句话:“计某从不和女子交手。”

    说罢,收剑便要退开。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不能让哥哥的名声落下。

    像是胸口郁结的一股气忽然不收控制,苏婉之握住白绫手指一抖,灵活的白绫如同活物般顺着计蒙的衣角攀爬而上,最后勾住他的颈脖,死死系住。

    苏婉之睁开眼睛,没什么笑意的视线落在计蒙的身上:“如果我杀了你你也不还手么?”

    并指如刀,扯裂开苏婉之的白绫,计蒙回头,挑眉道:“你现在的状态,我三招就能嬴你,还有什么意思?”

    “我……”

    “别硬撑了。脸色发青,双眼无神,血丝密布,刚才用白绫扯开我们的剑,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

    苏婉之不以为意,握紧白绫拉到身前,目光灼灼地紧盯计蒙道:“你试试就知道了。”

    此时,围观弟子也兴奋起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子要挑战大师兄,瞧瞧这位姑娘长得还是不错的嘛,不知道师兄是怜香惜玉还是辣手摧花呢?

    于是群起起哄。

    “大师兄,你就答应人家比一场吧。”

    “就是,不敢比多不男子汉啊!”

    “对啊,师兄!我们都不急的!你可以慢慢比!”

    计蒙扫了一眼起哄的方向,目光冷锐,众人即刻噤声,各个又身姿挺立的站好。

    再看向苏婉之,计蒙轻声道:“试试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先要和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很重要的,是有关你哥哥的。”

    苏婉之闻言一怔,道:“好,你说。”

    声调淡漠,计蒙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

    苏婉之略凑耳朵过去。

    计蒙干脆利落的并指点穴,苏婉之随即软绵绵倒下,连哼一声也未来及。

    容沂在一侧连忙扶住苏婉之,恨恨地朝计蒙看去。

    ——但不知为何,他觉得刚才的那一幕很是眼熟。

    “是你让她来的?”

    “这同你有什么关系?”

    “愚蠢。”计蒙直言,“你没发现再等等她只怕会当场晕倒么?”

    “我……”

    “你送她去房间休息,我去找人给她抓药。”

    “可是……”

    计蒙已经走回校场,眼睛一眯,点出两个方才叫的最凶的弟子,让他们率先比试,并且不见血不算停。

    弟子哀嚎出声,几乎要抱着计蒙的大腿求饶,计蒙抬腿踹翻,露出一个惯常有的大师兄笑容,道:“刚才怎么没这么乖,去,给我好好比武。谁输了就出去练一百次祁山入门剑法。”

    那边,容沂已经小心架住苏婉之,冲计蒙狠狠送了两记眼刀,才架着她回院。

    ******************************************************************************

    校场演习后,计蒙回自己的院中洗褪一天的疲累。

    换好衣衫后,想起苏婉之。

    之前听韩师叔说是丞相之女,计蒙还以为要照顾的是个娇弱的大小姐,倒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女子,坚锐强韧到好似不会受伤一般。

    不知道病后是个什么模样。

    怀着这样不良的心思,计蒙几步路顺到了苏婉之的院中。

    突然想到这似乎还是邓玉瑶的院子,计蒙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

    “啊,计大……大师兄,您是计大师兄吧,您是来看小姐的吧,快点进来啊。”

    陌生的小姑娘抱着一盆热水领着计蒙就要进屋。

    计蒙只沉吟的一瞬,便跟着进去了。

    好在邓玉瑶并不在。

    计蒙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又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之前叫人送来的药摆在床边的小桌上,没有动过的痕迹。

    那小姑娘忙解释:“小姐一直昏睡到现在,药也就一直没喝。”放下盆,又补充道:“这是准备给小姐擦汗的,小姐刚才一直睡得不安稳,现在才稍微安静下来。”

    探过药碗的温度,还温热着。

    “药还是让她喝下去吧。”

    “小姐现在昏迷着,怎么……”

    修长手指扣住碗底,计蒙坐到苏婉之的身侧,另一手夹住苏婉之下颌,指尖发力轻轻一捏,苏婉之的嘴唇微微张开,药水就顺着苏婉之的喉咙迅速被喂了进去。

    不过计蒙显然没有喂药的经验,只喂了几口苏婉之就痛苦的皱起眉,轻微的咳了起来,没来及咽下的药水顺着唇角流淌而下。

    “把毛巾拿来,给你小姐擦擦。”

    话说到一半,计蒙突然发现刚才那个小姑娘不知不觉从屋中消失了。

    哭笑不得,计蒙自己动手把木盆边缘搭着的毛巾拽下给苏婉之擦了擦,还想继续进行刚才未完的喂药事业。

    没想,这一口还没喂下去,自己的手腕倒是给抓住了。

    计蒙以为苏婉之的醒了,放下药碗正要说话,那边苏婉之却忽然垂下头,声音艰涩道:“哥哥,苏慎言……别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别丢下我……”

    语气再不负清亮不负明媚,只是混乱到语无伦次的一遍遍重复,握住计蒙的手腕怎么也不肯放手,力气之大,让计蒙都微微觉得手腕疼痛,却又不忍把她甩开。

    苏婉之沉痛的音色里带着一种几乎让人不忍心的祈求。

    尤其这样的声音还是苏婉之发出的。

    想看好戏的心情一下子散去,任由苏婉之抓着,计蒙压低声音柔声道:“不会丢下你了,乖,没事的。”

    一遍一遍下来,苏婉之似乎被安抚了,也渐渐安静下来。

    计蒙的心不知不觉也沉静了下来。

    刚想再去拿药碗,忽然苏婉之抬起头,双眸空洞无神,神色空蒙地转向计蒙,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梦魇般,而后在计蒙未预料到的刹那,嘴角忽然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隐秘的一笑道:“姬恪,我咬死你!”

    接着,张口狠狠咬住计蒙的手臂。

看网友对三一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