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三三章

三三章



    所有的记忆随云飞散,只余点点心悸,一声叹息,再不可寻。

    姬恪斜靠在榻上,呼吸轻缓。

    斑驳不明的光跳跃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半明半暗间透出一些不可知的怅然。

    其徐微微仰首,一瞬间的迷惑。

    因为那一刹,姬恪的面容中闪过另一种本不该存在在他身上的迷惘。

    一直以来,公子都知道自己要走的是一条怎样的路,在齐州的八年,即使起初地方官员如何不屑如何在背后腹诽,公子始终都不曾退却过,更不曾迷惘过,惩处官员,制定赋税徭役要求,解决地方倭寇,应对刺杀,一件件一桩桩,他比任何人都坚韧。

    公子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会在夫人的低声吟唱中恬然入梦的无忧少年,又怎么……会有迷惘?

    “公子,还有件事。”

    “还有什么事?”

    其徐不自觉压低声音:“公子,昨日王将军托人来问推迟的婚宴该如何办?王小姐一直缠着他问。”

    似乎是才忆起这件事,姬恪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道:“去回他,就说现在不是时候。他会明白我的意思。”

    “不是时候?”下意识的其徐轻声重复。

    “血誓我现在还不适合违背。”褪去迷惘,姬恪淡淡扫向其徐,眸光并不锐利,其徐却觉出莫名压力:“其徐,我知道你同情苏婉之,但是别再试探我了。”

    其徐即刻点头。

    “属下知道!”

    姬恪的视线已经落向了别的地方:“退下吧。”

    弯腰,其徐慢慢退到姬恪的身后。

    远离的那一瞬,他听见姬恪无声的轻叹:“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能试探出什么呢……”

    ******************************************************************************

    “你这是试探?”

    大清早一出门便被人用刀拦住,计蒙倒也不怎么生气。

    苏婉之握紧刀冷笑:“我说了跟你比试,就是跟你比试,谁跟你试探了!”

    仿佛没有看见那把模样凶悍的柴刀,计蒙挑挑眉宇,目光颇含审视的意味,上三路下三路打量过苏婉之的全身,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其实,单从外表来说,你也不算特别差。”

    苏婉之被那目光激的***,强撑着脸上的冷笑:“你到底什么意思。”

    “转过身来看看。”

    计蒙悠悠中隐带着调戏的语调终于让苏婉之憋不住了,自小只有她调戏人哪里有别人调戏她的,当即挥刀直戳计蒙腰眼,语气咄咄:“大师兄,你怎么不转身给我看?”

    闪身躲过,计蒙手掌握住刀背。

    苏婉之不长在力气,单论力气,实在比不过计蒙。

    紧握着刀背,计蒙刚想说话,就见苏婉之连一刻也不等,狠狠抬腿,尖头的靴子直朝他下-身踢来。

    说来不过转瞬,计蒙眼皮一跳,眼急手快松开刀,握肩把苏婉之推远。

    这丫头真狠。

    计蒙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苏婉之刚才那一脚踢实了会是个什么结果。

    微微愠怒,脱口便道:“这是谁教你的?小姑娘家的知不知道这种举动十分的有辱名声……”

    苏婉之收腿,回道:“苏慎……”

    只说了两个字,就戛然而止。

    刚才还汹汹的气势也一下子弱了下来,未经梳洗的发丝纷乱披散,落在她的肩头,一时间,有种丧家之犬般的落魄,像个被家人丢弃的孩子,茫然无助。

    计蒙念及前晚苏婉之握着他的胳膊痛苦的呢喃,心头一软。

    ——哥哥,苏慎言……别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别丢下我……

    毕竟是个刚刚失去亲人的小丫头,何必和她计较这么多。

    “别想那些了,如果你想……我会帮你物色对象的。”

    计蒙轻抚了一下半落下的额发,有些烦躁有些憋屈还有些怜惜,刚才的怒意早不知去了那里……大师兄做久了,难道自己也变得鸡婆了。

    沉默了一会,苏婉之才抬起头,看向计蒙,语气疑惑:“物色什么对象……”

    大师兄计蒙也语塞了一瞬。

    “这个……咳咳,虽然你是师叔的弟子,但论辈分也该是我的师妹,我也算你的长辈……”

    苏婉之安静的听着计蒙往下说。

    “女子长到你这个年纪,是该考虑婚嫁的问题了……我瞧着你这个xing格只怕在明都里是找不到匹配的男子……祁山上也不乏优秀的男子,你若是看上什么人大师兄也可以帮你……咳咳,这个我不是说你思……”

    思春那个春字,计蒙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婉之嘴角微抽,提刀笑:“你怎么会觉得我需要这个?”

    计蒙也沉默了片刻,他总不好说是从苏婉之房间里翻出的东西察觉出来的,只道:“我猜的……”

    “莫名其妙。”

    本以为会发怒的苏婉之并没有生气的模样。

    把刀锋收了收,她脸上还是方才的笑容,“计蒙大师兄,你都二十好几了吧,还是先CAO心你自己吧。”

    那笑容很清淡,说不上开心还是难过。

    话音一落,苏婉之抿了抿唇,转身,又走了。

    “苏婉之,你……”

    苏婉之扬了扬柴刀,没回话。

    虽然计蒙刚才的话很荒谬也很扯淡,如果不是计蒙刚才的态度,苏婉之甚至以为计蒙是知道了姬恪的事情在取笑她。

    但,不知道为何,从计蒙说话的语气里,苏婉之忽然感觉出一种淡淡的温暖。

    那是种说不出的直觉。

    谁对她好,谁是真的关心,她能察觉的出来。

    对她不好,她自然不会假以辞色,对她好,即使不说出来,心里也是知道的。

    计蒙的那番话……是真的关心,虽然是笨了点也真的莫名其妙了点。

    只是,看上什么人……

    苏婉之不无痛苦的想,喜欢过姬恪,她还可能去喜欢别的人么?

    痛,恨。

    说到底还是忘不掉,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姬恪……直到他娶妻前她还幻想着姬恪什么时候上门提亲,抬着八抬大轿吹吹打打来娶她,转瞬间一切就都变了,红色的嫁衣没有穿到她的身上,一生一世的誓言也没有对她许下。

    而后的一切一切,甚至她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其实她早该察觉的。

    姬恪只说愿意娶她,姬恪从不对她许誓,姬恪从没有主动找过她,姬恪也从来只是对她恭谦守礼。

    她又凭什么觉得姬恪对她动了心?

    以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境地,有家归不得,甚至还拖累了父母和哥哥……

    将刀一把甩到木桩上,深深陷进去。

    苏婉之慢慢蹲下身子,不自觉的以手捂面,片刻的无言后,吃力地站起身,面上再看不出其他。

    ******************************************************************************

    “公子,今日还是托病不上朝么?”

    姬恪喝了一口侍女端来的清茶。

    身后自有侍女上前仔细为姬恪穿戴,着装。

    任由侍女穿戴完毕,姬恪略抬了抬,才道:“今日是?”

    “十七日。”

    顿了顿,姬恪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朝外看了看,又屈指思忖了片刻,才对其徐道:“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备轿,我要上朝。”

    “公子,你的身体……”

    姬恪摇头,不容分辨道:“我的身体没事,不用担心。”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在完成他的愿望之前,他绝对不会死。

    乘轿一路到了皇城下,森森石壁,高不可攀。

    直到侧殿阶前才缓缓停下,掀开轿帘,姬恪弯腰而下。

    深紫近黑的朝服袖口微收,腰间革带紧束,笼在长袍中的姬恪显得格外瘦削,背脊也格外挺直,沿阶而上,行动间玉佩绶带曳动不止。

    见到这位病假多日的齐王殿下今日居然来朝,不少大臣都觉十分意外,彼此眼色交互,却无人敢上前。

    姬恪也并未在意,目不斜视直步向前。

    正殿之上,眼见姬恪入殿,众人的表现纷纭,睿王姬止露出恰到好处的关怀笑容,眼底微有不屑,燕王姬跃直接大笑上前拍过姬恪的肩膀,模样很有几分兄友弟恭的意味。

    只从这里看去,只觉得几位王爷关系甚是和睦,很是风平浪静。

    其下暗潮,无人得知。

    九五之尊的高座之上,晟帝在内监搀扶下颤身坐稳。

    “今日……有何时要奏啊……”

    昏聩涣散的目光扫过列席的官员臣子。

    空阔的台阶下落针可闻。

    几瞬的沉闷。

    踏踏两声疾快的脚步,朱色小团花绫罗布料在眼前一晃,长揖至地道:“圣上,臣有本要奏。”

    四品谏议大夫。

    “哦……卿家何事啊?”

    “今天下平顺,五谷丰登……然圣上年已……故臣提议不妨先立储以备……”

    晟帝将眸光定格,无形的威压。

    “你说什么,对朕再说一遍……”

    试探的开始,却也是争斗的锋芒崭露。

    姬恪无声的瞟过燕王与睿王,不着痕迹。

    虽然是以他表态为起始,但是,暂时都与他无关了。

    袖口掩藏手掌,按住心口,轻喘一声……睿王燕王,势均力敌,争锋相对,他有信心做得利的渔夫。

    那么……如果他消失一段时日,也无事吧。

    ——不知道的事情,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看网友对三三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