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三六章

三六章

    

    空寂的院落杂草丛生,虽已是入夜,地面仍有气灼烤,炎意浓浓。

    门房紧闭,自外窥不见灯光,只能隐约可见莹芒扑朔,仔细却又辨不清晰。

    若是此时有人路过只怕就会嗅到几缕淡淡食物的香气,极勾人食。

    苏婉之掂量了分量,拨弄食物进食盒另一侧的盘中:“喏,这些给你。”

    而后,苏婉之苏星两人都看向那个才清醒的书生。

    书生看了一眼盘里的菜,微低下颌,道:“多谢小姐了。”声音低而细弱,文质彬彬也透出些恭谨,书生气十足。

    说完,握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开始用餐,动作斯文矜持。

    苏婉之瞧着碗碟里的饭菜,说不出的郁闷。

    本来两人份的食物分成三人份明显就有些不足,而且……对方这个态度未免太过从善如流了吧,好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一般。

    默默无言的吃着饭,苏婉之和苏星对了对眼神,又扒了两口饭,终是按捺不住问道:“这位……额,公子……敢问尊姓大名是?怎么会这个时候落在……”

    书生并未急着回答,等口中和筷上的菜肴都吃尽,才喝了一口茶细声道:“在下姓萧……谢,单名一个字宇,字子让。”微垂下头,额前的发丝半垂,似乎是要掩盖住眸中的暗淡:“在下本打算赴明都赶考,未料路遇劫匪,与书童失散,又被贼人追至此地,多亏小姐相助,在下不胜感激。哦,对了,不知小姐可否看到我带的书籍?”

    书?

    苏婉之想了想点头:“我是有看到书,就在你边的一个背囊里……”

    谢宇忙抬起头,平凡无奇的眼睛里露出希冀之意,音色里似也含着殷切:“小姐,可否带我去取回?”

    “取回?”

    苏婉之带着歉意的摇头:“这里是祁山,你的书都丢在祁山山腰,现在守卫重重根本下不去。”

    “那该怎么办?”

    顿了顿,苏婉之才拿手指指向自己,疑问:“你问我该怎么办?”

    谢宇颔首。

    苏婉之摊手,神无辜道:“你问我我又问谁?我那也是趁着山庆之节偷跑下去的。”

    “在下也不知……”

    谢宇忽然按住口,以手覆唇,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手掌松开,几块殷红的血迹浮现于掌心,看得人触目惊心。

    苏星似乎想起什么,“啊”了一声。

    两人都看向苏星。

    苏星半捂住脸,退到苏婉之后,道:“没什么,奴婢怕血。”

    说话间,偷偷拿手指戳了戳苏婉之。

    自家侍女怕不怕血苏婉之自然知道的清楚,略一想就明白苏星刚才反应……这丫头只怕以为谢宇咳血是因为方才她们在谢宇昏迷时喂的那碗药。

    想到这,苏婉之忍不住朝谢宇看去……咳咳,她们那药真的没问题么?

    谢宇蜷起手心,唇边血迹犹在,脸色在莹莹烛光下倒也看不出什么。

    他歉意一笑:“抱歉,吓到小姐的。之前在下被追击的时候曾被劫匪以掌重伤口,所以可能伤及肺腑,修养些子许就好了。”

    听完谢宇的话,苏婉之稍微心安一点,虽然心里还是难免有那么点心虚。

    好歹人是她救来了,送佛送上西,救人救到底。

    打量了一下对方那小板,要是再咳出来点血,搞不好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算了算了……谢公子你就先呆在这里吧,书什么的,这里也不少,都是我哥哥的,你可以先看着……反正你体现在也不好,又无分文,随便下山出了什么事也难说……等过过有机会我就送你下山……”

    谢宇并无异议,边听边点头。

    最后一拱袖,站起,长揖道:“那就麻烦小姐了。”

    许是谢宇那副朴实的样貌所致,这番举动做起来显得十分的诚挚,连带着那平实的容颜落进苏婉之眼里也瞧着顺眼许多。

    回自己院子的时候,苏婉之不感慨:“果真还是长得一般的人可靠谦逊些,长相稍微出挑些,人就变的傲慢无礼……”

    苏星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一路上一直冲着苏婉之叨念。

    “小姐,那个谢公子吐血……真的不是因为我们的药么?万一他真的出了事……”

    驻足,苏婉之用手指弹了弹苏星的脑袋,眉眼舒展笑:“别杞人忧天了。”

    “可是,小姐……刚才他吐血的样子真的好可怕啊……”

    转过,苏婉之歪头视线在苏星的上来回扫:“说起来……你怎么这么担心他,莫不是心动了?唔,我倒是没料到,原来我家小苏星喜欢这样的……”

    狠狠跺脚打断苏婉之言又止意味深长的话,苏星怒道:“小姐,我哪有,我喜欢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大男子汉……小姐你才……不不……我就是不喜欢这样的、这样的小白脸……”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苏星连忙改口。

    蝉鸣聒噪,意带动烦躁。

    一时间,苏星忐忑地望向苏婉之。

    虽说苏婉之寻常子还是会同她说说笑笑,可是一旦提及姬恪或者苏慎言的事,总是能看见苏婉之的神色不自觉的暗淡下来。

    就像个伤疤,不去碰可以当做不存在,一旦碰到,就会裂开,露出疮痍满目的伤疤。

    她家小姐,始终忘不了姬恪,就像她始终忘不了大少爷的仇一样。

    苏婉之眨了眨眸,方才调笑苏星的笑意不知不觉褪去了些许,音色染上落寞:“我是喜欢啊。”

    “喜欢谁,不喜欢谁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倒也真想能控制自己……”

    掌心触上苏星不自觉低下的头,坏心的揉乱发丝,苏婉之扬唇轻笑:“好了,傻丫头,没什么好避讳的,喜欢谁又不丢人……你要是真喜欢,我认你做干妹妹,不论份相貌嫁给他都是绰绰有余……”

    “喂……小姐,我真的没有喜欢他……”

    苏婉之仿佛没听到一般,手指抵唇,思忖道:“不过,这谢宇单从形来看还真有点小白脸的气质……后面这些子,他说不准就靠我们提供食宿了,那……小姐我这算不算养了个小白脸?”

    ******************************************************************************

    炎的夏里,即便是夜也依然带着暑意,漫步至院子中,方方正正的院落里,有一方水井,井口极深,带着微微的寒气,边缘是一个取水用的压水阀。

    他握紧把手,用力压下。

    涓涓细流自竹管一头流淌下,清冽而微沁。

    垂下头,把手心递去,手指轻搓,掌心的红色污迹一点点被洗褪,手掌也再度变得冰凉。

    方才吃的太快,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他看着自己逐渐被洗的洁白的掌心,若有所思。

    血袋也许还是要继续准备的。

    “公子,茶好了。”

    他若有若无的应:“嗯。”

    后的人走近,稳稳端着的盘中,一杯清茶置于其中,透过清澈的水波能看见舒展的叶片在杯中游动,时起时伏,宛如一叶扁舟,一缕茶香也随之逸出。

    他接过茶杯,被水浸染的冰凉的手掌被茶水熨烫,指尖的青白再度变回淡粉。

    低头抿了一口,温暖之意顺着口中流淌进胃。

    心口却始终还是冰凉。

    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他都能适应,也能甘之如饴,唯独不能舍弃的只有茶。

    若问及缘由,他自己也记忆不清,只能说是……唯习惯耳。

    茶香浮于鼻端,他继续垂首品茗,浅浅啜了一口。

    “朝中有消息传来么?”

    “有。尚无任何异动。”

    捧杯回屋,放杯于桌前,他抬头看向书架上整齐堆叠的书册,抬手随意勾下一本,信手翻阅。

    他忽然想,来这里已经几了?

    苏婉之在这里,看样子过得不错……并不如他所想。

    那他又究竟是为了什么上祁山的,微闭目,他可以给出无数个理由,但最深处的缘由,却是连自己也想不明白。

    也许他知道,也许,他只是不愿意承认。

    刚想和上书,一页薄薄的信封自书中飘然而落。

    他弯腰拾起。

    信封上是很幼稚的笔迹,潦草而凌乱,分辨了好一会才认出信封上所写的内容。

    哥哥亲启。

    亲启两字黏在一起,几乎分辨不出。

    不知怎么,他失笑出声。

    亏得字都写成如此了,还知道要信封上要写亲启二字。

    他从来不是君子,坐在榻上,展开信,艰难的阅读起来。

    信的内容很简单,是说师傅又罚她如何如何,边咒怨边期待,最后嘱托自己的哥哥给自己带些零嘴。

    片刻后他起,又勾下两本书,从中寻到另外的信,不知哪来的兴致,夜色沉沉下,对着这些孩童的呓语,固执的看了下去。

    可以从中看出,笔者于遣词造句上的天分实在有限,信笺上的内容不止短而且大多十分无意义,寥寥几句的内容,撒有之,求助有之,告状有之,谴责有之,可他不知不觉,就看完了厚厚一沓。

    随着年纪渐渐长,字迹好了些,除了内容以外叙述上毫无进步。

    然而,只从这些信笺中,他却莫名的感觉,仿佛眼前有个少女生动的在他面前一点点成长。

    自幼年到少年。

    一颦一笑,宛然在侧。

    纸上少女的笑声恍惚在耳边响起,像是要破纸而出。

    理智告诉自己,这种举动十分无意义,甚至不若去读些国策兵法,却控制不住眼睛和手指。

    夜深,祁山的更鼓一声声敲响,显得十分渺远。

    他被唤回神,抬手想取茶。

    触手却已经凉透。

    看了太久,原来连茶水凉了都未曾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我就是猪,五千字对我来说,是个太大的挑战,还是下次再五千吧!

    呜呜……我保证以后尽量更或者双一更,不要抛弃俺啊……

    顺便推个文: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三六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