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三九章

三九章

    

    “苏星的手艺不错嘛。”

    苏星僵着脸笑:“多谢大师兄夸奖了。”

    一顿饭吃的苏婉之和苏星都忐忐忑忑,反倒是计蒙吃的很是愉悦。

    饭罢还指了指篮子,微笑着问苏婉之:“糕点你不尝尝看么?”

    苏婉之只想着早点送走这尊大神,听到计蒙的话,二话不说拿了一个桂花糕塞进嘴里,桂花糕的清甜滋味在唇舌中漾开,来不及品位苏婉之便道:“很好吃。计大师兄还有别的事么?”

    目光几转,计蒙的视线瞄到角落里的笤帚,才像忽然想起道:“对了,我和掌门说了,扫地此事实在不适合女子来做,自明开始,将你调到膳房,不知你意下如何?”

    知道女子不适合扫地还让她扫了这么久!

    苏婉之不由斜了计蒙一眼。

    计蒙的模样很是光风霁月,丝毫未有愧疚之感。

    “婉之你为何这般瞪着我?”

    忍了忍,苏婉之咬牙切齿道:“知道了,那计大师兄你可以走了吧。”

    这番模样,倒让计蒙想起了一件事,抬起一只手,高高扬起,墨黑衣袖顺着手臂滑下,露出一截精瘦的手臂,自上可隐约窥见一个不大却很深的牙印。

    苏婉之不明所以望着计蒙。

    计蒙低笑,指着手臂上的牙印问:“知道这是谁弄的么?”

    那笑容实在给苏婉之不怎么好的暗示,她试探问:“不可能……是我吧。”

    计蒙含笑颔首。

    似乎怕她不信,还把手臂稍稍向苏婉之凑近,道:“你若不信,可以用牙比对一下。”

    牙印两边各有一处略深些的位置,正好和苏婉之两边的虎牙对应……难不成真的是她咬的?

    搜刮记忆,苏婉之怎么也找不出这么一段来,只好把求知的目光投向苏星,苏星拼命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苏婉之头疼,用戒备的眼神看着计蒙:“是我咬的又怎么样?你打算咬回来么?”

    说着把手臂朝自己后缩了缩。

    看苏婉之被逗实在很有趣。

    计蒙骨子里的劣根发作,不由自主开口,脸上却仍是寻常的模样:“你真的不记得你那时昏迷,紧紧抓着我手臂的说了什么?”

    拼命回忆,还是记不得有这么回事……昏迷……上次似乎她是昏迷过一次……然后呢……

    正想着,计蒙忽然站起,苏婉之未曾预料,吓的猛然朝后仰去,差点从椅子上摔下。

    低头看见苏婉之惊疑的神,大大的眼睛里满满是戒备不解还有些许的懊恼,计蒙忍不住笑笑,抬手摸了摸苏婉之的头,道:“同你开个玩笑而已,这么经不起逗。”

    挥手拍掉脑袋上的爪子,苏婉之瞬间面无表,从椅子上站起,手指着外面道:“好走,不送。”

    明明比计蒙还要矮半个头,气势却半点不差。

    “咳咳……”两声极轻的咳嗽声自房间里飘出,声音并不大,甚至不仔细听都几乎无法分辨。

    但此时实在太安静,计蒙又是习武之人,当即敏锐发现。

    “谁?”

    “咳咳咳……”苏星又咳了两声,弱弱举手,“大师兄,是我。”

    计蒙的视线却一直朝着房间里看,淡淡道:“连声音从哪里发出来我都分辨不出来么?”说着就想朝里走。

    “不许。”

    张开双臂,苏婉之拦在计蒙前,只觉得头皮都开始发麻。

    低头看了一眼苏婉之,计蒙的声音平静里带着些些的胁迫的意味:“里面是什么?”

    苏婉之强迫自己抬起眼,忽略心里的那点点心虚,道:“里面什么也没有,我的房间,不让你进去不行么?”

    “我分管祁山的事务,你若随便带什么不该带的上山,难道不关我的事?”计蒙眯起眼,扬唇笑,“你让不让?”

    “大师兄,真的没什么。”

    脚下一转,计蒙就准备从苏婉之侧绕过去。

    幸亏苏婉之一直紧紧盯着计蒙,计蒙刚一动她就跟着一转,此时还是牢牢挡在计蒙前。

    正在剑拔弩张时,忽然苏星叫道:“邓小姐回来了。”

    计蒙的眼皮挑了挑,又见苏婉之还是坚定的站着不动,低叹了一口气,道;“那算了,我先走了。”

    说罢,袖口一扬,竟是溜了。

    见计蒙是真的走了,苏婉之才松下一口气,对苏星竖起了拇指,笑道:“真聪明。”

    苏星却没笑,低声道:“小姐,邓小姐是真的回来了……”

    话音未落,邓玉瑶哼着小曲,扭摆胯的从狭窄的门口挤了进来。

    瞧见苏婉之,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挡在这里做什么啊,哎呦,真是的……”

    而后,苏婉之就眼睁睁看着她躺上了,从枕下取出一本才子佳人的浪话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两腿一翘,把谢宇从里间从来的路堵了个通透。

    苏婉之很想仰天长啸,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为什么要叫谢宇过来吃饭。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洗漱后,苏星躺上了,苏婉之坐在桌前迟迟不肯上。

    邓玉瑶放下话本,瞟了一眼苏婉之:“怎么,今晚不睡啊?”

    苏婉之握了握桌上的茶杯,刚想说今晚她准备和苏星一起睡,就看见邓玉瑶很是喜悦的道:“你若是不睡的话,你的能不能今晚借给我?你那个被褥看起来似乎很软的样子,唔,还有那个熏香炉……”

    苏婉之哀怨了看了一眼苏星特地从苏府带来的捻金银线滑丝锦被,连绵起伏的被子簇成一团,也看不出有人无人。

    她哀声道:“……我睡。”

    掀开被子一角,苏婉之和着中衣躺了下去。

    一躺下,她就觉得浑不舒服。

    天气炎,其实苏婉之的被子只盖了腹部的位置,她也并没有接触到被子里的人,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和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躺在一张上,她就觉得实在很怪异。

    躺了一会,她才想起一件事,手指戳了戳被子。

    天气这么,谢宇还一直躲在被子里……都一两个时辰过去了,他会死吧。

    隔了一会才有一点点回应。

    灯已经熄灭了,碍于邓玉瑶的在不远的地方,苏婉之不敢开口,又没耐心一直等着,想了想,干脆动手一掀边上的被子。

    紧接着就听见近在咫尺的呼吸声。

    她小心地转头看去,眼睛好一会才适应了完全的黑暗,谢宇的轮廓在黑夜里显得很不清晰。

    苏婉之想着再伸手指下去戳戳谢宇,但又看不清楚,只好顺着谢宇的头摸了下去。

    触手是一片微微湿润的发丝,向下终于触到了肌肤,似乎是额头的部分,还带着薄汗,再向下摸到了一副高的鼻梁。

    苏婉之不由想,虽然谢宇长得不怎么样,但摸起来倒还不错,肌肤细腻,触手光洁,鼻梁也比预料的要高。

    刚想着再向下,忽然手掌被另一只温的手捉住。

    手掌也有薄汗,苏婉之微有些凉的手被包裹在其中,温的温度很快透过相接的肌肤传来。

    苏婉之一惊,就想抽手,那手已经先一步握紧,把她的手掌摊开,用手指轻轻在上面划着,掌心顿时感觉到一阵酥痒。

    忍耐着抽手的**,苏婉之努力分辨谢宇在她手心划的字。

    这个游戏她从前也和苏慎言玩过,静下心来,一一拼写。

    抱歉,我何时走。

    手指停顿下来,苏婉之也学着在谢宇的手心划:等她睡着。

    想想,又补充了两个字:打呼。

    谢宇明白了,不再写字。

    再度安静下来,苏婉之忽然感觉鼻端飘进一缕淡淡的茶香,非常淡非常浅,也很熟悉。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方才泡茶沾染上的,仔细嗅了嗅,才发现似乎是谢宇上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又伸手下去。

    这次只摸到头发,还没触到谢宇的头,谢宇就先一步握住了她的,虽然没有表示,但苏婉之不知为何就觉得下面的谢宇对她的举动有些无奈。

    她在他的掌心划:你上有茶香?

    谢宇回她:不知道。

    苏婉之又问:你也喝茶?

    谢宇停了停,才回她:是。

    那缕茶香意外的好闻,就像谢宇的手握起来意外的舒服,莫名让苏婉之觉得安心。

    苏婉之不知不觉就又在谢宇的手心划了起来:刚才你没闷坏吧。

    谢宇回:没有。

    苏婉之刚想再回他,谢宇却先问了:刚才那个男子是你的大师兄?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苏婉之回:是啊。

    想想方才计蒙似乎后来态度不怎么好,苏婉之又补充:他人不坏,很照顾我。

    谢宇久久没回苏婉之的话。

    苏婉之以为他是对这个不感兴趣,百无聊赖想再找个话题,手心却又感觉到谢宇手指在划。

    你喜欢他?

    没料到看起来除了看书画画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谢宇会这么八卦,尤其联想起谢宇平时那张总是神色木讷的老实人脸,这种反差苏婉之顿时感觉啼笑皆非。

    怀着逗一逗的心思,苏婉之回:你猜。

    谢宇答:猜不中。

    苏婉之忙问:你想知道?

    谢宇的手指在苏婉之的掌心划圈,似乎迟疑了很久,才写下一个:是。

    想到谢宇现在或许的又木木的又很头疼的样子,苏婉之都快笑出声了。

    正在这时,隔壁上终于传出了邓玉瑶渐起的鼾声。

    “呼……”

    苏婉之拍了拍谢宇,示意他起来。

    屈膝正要从上下来,谢宇忽然听见邓玉瑶大叫一声:“啊,不要!大师兄~”

    谢宇被那声音一吓,以为邓玉瑶醒了,忙低俯□,不想正好撞上苏婉之半起的体,一撞之下平衡失控,径直倒在了苏婉之上。

    苏婉之同样没预料到,连叫也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被压了个结实。

    而她的唇上也似乎覆盖住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泪流,这算是进展么?

    双一更,也没有很慢啦,顶锅盖飘……

    《宫》这剧真是各种雷的**啊。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三九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