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四六章

四六章

    

    “大师兄,山下运上来的果蔬已经到了。”

    计蒙放下擦拭剑的布巾,粗略点过数量,微笑吩咐:“这些都运到库里吧,记得挑一份出来选个精致的篮子送到掌门房内。”

    “是。”

    刚想回转,一个影从成堆的果蔬篮中闪现。

    计蒙先是讶异,而后淡淡笑道:“他没事了?”

    对方听见他轻描淡写的口吻,霍然抬头盯着他,似乎想发作,但终究压下自己的怒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暂时没事了。不过,我想带他去求医,你能让我出山么?”

    “求医?”

    苏婉之便把冯大夫告诉她的一席话又复述给了计蒙。

    听她说完,计蒙笑了,眼睛里蒙着一层轻嘲:“他告诉你的那个人的确能医好谢宇,不过……苏婉之,你告诉你打算怎么去找?而且……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跑这一趟,再说又不是生命垂危,不过是可能会短命,你何至于这么小题大做?”

    计蒙的话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薄凉。

    “计蒙……人是你打伤的!”

    弯腰从果蔬堆里拾起一颗青菜,在手中抛起抛落,计蒙轻轻一笑:“你要出去我不拦你……不过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了。”

    看得出,计蒙是真的生气了,可是……苏婉之不理解,人明明是计蒙刺伤的,他怎么可以一点愧疚之感都没有:“那你是不打算让他去求医?”

    语调却平静下来,苏婉之已经不抱希望了,反正看样子计蒙也不会答应。

    出乎意料,计蒙摇摇头:“他可以去治,但是你没必要陪着他。”

    “什么意思?”

    计蒙扬唇,似笑非笑:“我的意思就是,他一个人下山求医,我会让弟子送他下去并且准备好盘缠,至少暂时不会让他饿死的。”

    听罢,苏婉之几乎是下一瞬间就摇头拒绝。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趁机杀了他?”

    计蒙看向苏婉之,视线中若有似无的寒意让苏婉之后背不觉涌起冷意,计蒙突然踏前一步,苏婉之不自觉向后倒退,计蒙却只是把拿着的青菜塞进苏婉之的手里,眸里那层让人惊骇的冷意慢慢散去。

    “青菜可以明目,你最好多吃点。”

    退回刚才的位置,计蒙歪头笑:“我的确不能保证会不会一气之下杀了他,反正一切你自己决定。”

    说完,不顾苏婉之的反应,计蒙转便要走。

    “计……”

    “对了。”计蒙似想起什么,突然回头:“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要娶你的话,你可以不用当真。”

    ******************************************************************************

    回到医馆的时候,谢宇正在喝药。

    他的脸色依然白得有些吓人,气色也不怎么好,显得有些神色恹恹,看见苏婉之进来,谢宇放下手里端着的碗,安静的冲她微笑。

    笑容里不觉就有些静谧人心的意味。

    苏婉之方才有些动摇的心忽然安定下来,计蒙刚才的态度让她总觉得是不是哪里不对,可是……无论如何,她总不能就这样让谢宇一个人下山。

    侧眸一看,药碗里的药还剩下大半。

    “怎么不喝?”

    “有点烫,正要喝。”谢宇重又扣起碗沿,姿势斯文好看。

    探指试了试温度,确实很烫。

    “你等一下。”

    苏婉之拐进隔壁又取了一个空碗,将药来回倒过几次,再递给谢宇时,药已是温的。

    看着谢宇对她感谢一笑便仰脖将苦涩的药汁一口气喝下,苏婉之坐在沿,神色有些复杂。

    待谢宇将碗再度放下,苏婉之似下定决心般道:“谢宇,你的体并没有全好……大夫说如果不及医治可能不会长寿……”

    谢宇愣了一下,垂下眸,低道:“是么……”

    “但是大夫告诉我有人能彻底治好你……”苏婉之顿了顿,“所以我想……”

    没有说话,谢宇只是静静等着她说完。

    “你一个人下山不安全,我陪你吧……”

    如苏婉之般大胆,说完这番话也仍有些忐忑。

    即便她有想过若和谢宇在一起,但毕竟两人目前的关系说到底也不过尔尔,越雷池尚早。

    谢宇仍是垂眸,苏婉之看不见他的神,自是越加忐忑。

    然而,还未等这阵忐忑褪去,谢宇忽得抬头,一双沉然如墨黑浓无边的眼睛望进苏婉之的眸里,有欣喜也有些莫名的怅然:“你……不打算嫁给计蒙了?”

    苏婉之啼笑皆非:“我从来也没打算嫁给他过,以讹传讹,都是假的。”

    “是……这样?”

    “嗯。”把碗收起,苏婉之道:“你不反对的话,等你稍微好一点我们就动。”

    定定看了一眼苏婉之,谢宇道:“好。”

    话说间,他又低垂下头,苏婉之只当他是羞涩,说了声好好休息,就送碗出去。

    那一个“好”字后没说出口的疑问是,苏婉之你为何要陪我下山?又为何要陪我一同求医。

    一时间,谢宇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

    谢宇养伤的子过得很快,灼的夏意也褪去了些许。

    轻薄的夏衣外也开始罩上了秋衫。

    借着膳房之便,苏婉之让苏星煮了不少好东西给谢宇,谢宇的脸色也总算不那么苍白。

    苏婉之也去祁山的书库差了不少典籍,冯大夫说的能治好谢宇的人据说姓沈,此人医术极其精湛,久居回谷,可是这个回谷的位置却少有人知道,典籍里记载了好几例江湖人士去回谷求医的事,可惜只写了沈神医的医术如何如何了得,妙手回却只字未提回谷的位置,苏婉之不有些沮丧。

    想去问计蒙,但是想起上次的不欢而散,苏婉之再厚脸皮也知道计蒙恐怕是真动怒了,至少这些子她都再没有见过计蒙,就算勉强堵着去问,他也不见得会告诉苏婉之回谷的位置。

    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大师傅对邓玉瑶的追求计划终于有了点突破。

    为了躲避大师傅的殷勤,惯常喜欢睡到上三竿的邓玉瑶每早起,大早就躲出去生怕被大师傅抓到,不料出去乱逛的结果是在后山迷了路,走的长了又不小心扭了脚,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便在此时,大师傅抄着食盒犹如天神下凡,硬是凭着一硬朗的气势背着偌大的佳人走出了后山。

    不论英雄还是狗熊,救美了之后总还是让佳人心里的排斥之意淡了一些。

    虽然大师傅一脸憨笑献殷勤的样子还是让邓玉瑶很是嗤之以鼻,但总算不会对方一来邓玉瑶就躲了出去,连个冷面也不给。

    哀叹着走到医馆里,却发现谢宇正靠在枕上捧卷读书。

    灿金的阳光自薄薄的窗棱里流泻而下,镀在谢宇的发梢和手指上,干净的侧脸和半垂下的额发间是一片蒙然的微光,就连被褥上也被映照得熠熠生辉,谢宇整个人笼在这片光晕里,显得十分安谧。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婉之总觉得谢宇比初见的时候要好看上很多。

    没有姬恪那般令人惊艳的容貌,平平淡淡间却有种让人安心的温暖。

    苏婉之脚步很轻,谢宇并没有发现,依然专注在书上。

    他看书的目光温柔流连,隐隐有缱绻之意,感觉到苏婉之坐在边,那样的目光便直接从书上落到了苏婉之的上。

    “来了?”

    这句话脱口而出,几乎是习惯般。

    苏婉之望着他笑:“嗯,你上的伤怎么样了?”

    谢宇笑着摇头:“无碍了。”

    已经一段的时了,苏婉之沉吟一下道:“那我们准备下山吧。”

    “什么时候?”

    “大概就明后吧。”

    没有问她为什么这么快,也没有问她是否有把握,谢宇只是依然微笑着,说:“好。”

    苏婉之隐隐仍有些愧疚。

    回谷她还是没有讯息,只能从只字片语中猜出大致的方位,她不一定能救得了他。

    这么一想,就有说不出的沮丧。

    “谢宇……”

    “什么?”谢宇温柔地问她。

    苏婉之别开视线:“……没什么,你继续看书吧,不用管我了。”

    谢宇略带疑惑的看向苏婉之,但见苏婉之似乎真的没什么,才重又去看书。

    支着下颌,苏婉之不再说话。

    之前想要和谢宇在一起不过是苏婉之一时冲动的念头,她自己知道,哪有这么容易……无论忘记一个人还是上另一个人,更何况,对姬恪的恨还夹杂着苏慎言在其中,随随便便的忘却……

    可是,眼前的谢宇,恍然间显得那么美好。

    大好的阳光下,静谧的房间里,苏婉之忽然有了些倦意。

    无知无觉就趴在被褥上昏沉入眠。

    书在谢宇的手中放了良久,也不见翻页。

    苏婉之沉睡后,他才慢慢放下书,看向苏婉之的睡颜,她睡得很沉,并没有察觉。

    连以来,苏婉之都在照顾他。

    在明都城门外的那一幕以后,他大约从未想象过会有一和苏婉之这么温的相处,不,准确点说,自从他去了齐州以后,就从未想过有一会和一个女子纠缠至此,而论及原因,竟还是自己主动。

    他已经该回去了,却又留恋不舍。

    眼中的温柔逐渐被理智的锐芒取代,他终究不只是书生谢宇,他还是北周的齐王下姬恪。

    下山……也该是分别之际了……

    不是没想过告诉她真实份带着她回明都,可是……就连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实在可笑,院中的木雕还满疮痍的放着,苏婉之不说,可是有多恨,他很清楚,说出口了,只怕等着的是苏婉之毫无保留的痛恨……他又骗了她。

    以后……

    他记得苏婉之说过,她要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他的结局,要么赢了,后宫佳丽三千,要么输了,毒酒一杯。

    哪里还有以后?

    修长手指缓缓伸出,似乎想要触碰,在即将接近那沉睡的面容时,迟疑着又似乎想要收回。

    指节弯曲停滞在空中,不敢再近。

    良久,他弯下腰,在苏婉之的额上印下一个清淡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吻。

    暖意融融的房间里,唯美的恰似一幅画卷。

    第三清晨,苏婉之让苏星收拾好行装,带着轻便的行李去找谢宇,准备下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多温暖啊,龇牙~

    小鸡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四六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