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五二章

五二章

    自幼时见着隔壁尚书家嫁女儿的风光场景后,苏婉之便开始遐思自己成亲时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场面,会穿什么样的嫁衣,会坐什么样的轿子,会有多少宾客。

    苏夫人对这个话题也十分感兴趣,一边数落着苏大人当年娶她的排场不够大,一边帮着苏婉之构想。在这方面,苏夫人显然比苏婉之有经验的多,一番描述下来往往说得苏婉之两只大眼睛夜明珠似的亮。

    然而,苏婉之从未想过她的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婚礼,会是在这样仓促的况下。

    更未预料到同她成亲的那个人并不是姬恪。

    这个决定她下得很快,但也谈不上后悔不后悔。

    一方面计蒙确实是个好人,反正她此生也不见得会认真再嫁给别人,嫁谁不是嫁,另一方面,苏婉之真的憋不住了,她想回明都,她想找到姬恪,她想质问姬恪到底是以怎样的心去扮演谢宇,是觉得玩弄她很有趣还是说……无论如何,再让她安安稳稳呆在祁山上,她做不到。

    此外还有一点,却是在当时没有细想到的……赌气也好,故意也好,一个孤去找姬恪怎么都显得弱势了,凭什么只许姬恪娶妻,不许她嫁人?

    只是,终究还是在看见计蒙送来的喜服时,怅然了。

    如果,她嫁的人是姬恪……

    握紧喜服的一角,苏婉之无奈苦笑,她上辈子到底是欠了姬恪多少债,才会这么念念不忘。

    然而,姬恪终究是个混蛋,是个大混蛋。

    ******************************************************************************

    祁山很大,但是弟子也不少,大师兄要成亲这件事在第一时间便传遍了整个祁山。

    苏婉之很快见识到了计蒙在祁山的地位,往常苏婉之的院子里向来是门庭冷落,消息一出,各类男弟子女弟子纷纷跑来瞻仰苏婉之到底何许人也。

    如此一闹,苏婉之连试喜服的心也没了,横竖也不过那么回事。

    隔壁的邓玉瑶已经在大师傅的糖衣炮弹加美食中微有沦陷的迹象,至少大师傅已经不用拐弯给苏婉之送饭,而是直接给邓玉瑶奉上各种精心烹制的美食,过去邓玉瑶还偶尔控制自己的食,如今却是放开肚皮大吃起来,一圆润过一,时常来探望的大师傅眼中的慕却也是一胜过一。

    看得苏婉之都有些嫉妒了。

    为什么其他人喜欢一个人就可以这么简单,偏偏她喜欢上一个人就惹来了如许多的劫难?

    掌门的动作确实很快,不过几,祁山上下已经尽皆张灯结彩起来,随处可见红色的绣球与绸带,帷幄连绵,如此大的阵势倒把苏婉之也吓了一跳,后来知道这一成亲的不止计蒙,尚有另外两位师兄,那两位师兄同山上两位师姐郎妾意已久,碍着大师兄计蒙尚未成亲也不敢向掌门提及,如今自然是一并成了,皆大欢喜。

    说起来,祁山上唯一不大欢喜的只怕就是容沂。

    小容沂对于苏婉之突然而然决定嫁给计蒙的事十分不能理解,一脸关心加气愤的追问苏婉之是否是迫于计蒙威才被就范,苏婉之解释了许久,容沂才勉强打消了继续找计蒙决斗的念头。

    只剩两便是婚期。

    苏婉之正在屋内看苏星一样样把东西摆弄放好,抱着盆出去收外头的晒着的衣服时,计蒙推门而入。

    答应后她倒也没再见过计蒙,只不过这次计蒙是真忙,而并非前几次刻意躲着她。

    在祁山并没有未婚夫妻婚前不得见面的习俗,计蒙来得很坦然,手里拎着一个檀木食盒,递给苏婉之,似乎有些别扭的慢声道:“这是骆南快马几从明都带回来的小吃,苏夫人苏大人仍是被足,大概是没有机会来了,你就先吃点,当是……”

    打开食盒,各种精致小点都是熟悉的样子。

    大约是刚过,甫一掀开还有气扑面而来,直冲上苏婉之的面颊。

    在食物腾起的蒸气中,苏婉之不自觉地眼眶微微湿润,不同于悲伤不同于喜悦,滋味难言。

    计蒙抬手,帮苏婉之擦了擦眼睛,没有泪,只有一点点的湿迹,不知道是蒸出的还是眼中浸润的。

    “好了,苏婉之,你这样我会有种欺负你的感觉。”顿了顿,计蒙道,“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是当真要嫁给我?”

    夹了一个芙蓉糕进口,甜而不腻的滋味入口即化,清香的糯米味。

    苏婉之一点点咽下,正要回答。

    忽然,外面传来了苏星一声极其短促的惊叫声。

    闻言,苏婉之来不及回答,登时转出门。

    苏星跌坐在地上,木盆打翻,两件衣衫凌乱的掉在一旁。

    “怎么了?”

    狠狠喘了两口气,苏星才慢慢道:“没事,没事,就是刚才看见一只黑猫跑过去。”

    苏婉之摸了两下苏星的头以示安慰,又动手想去去扶打翻的盆,手却一下停住,木盆背后一只黑色的镖压着一张小字条深深锲了上去。

    计蒙此时也走了出来,只是注意都集中在了苏星上。

    不知怎么,苏婉之鬼使神差的用衣袖一掩,悄无声息的将飞镖拔出,纸条塞进袖中。

    计蒙拉起苏星,苏星忙感激的笑笑。

    遥遥远远一声更鼓,代表着即将到了入夜的时候,计蒙作为大师兄是要巡夜的,只同苏婉之又交代了两句要小心变又走了,大约觉得还有机会,之前的话题也未曾继续。

    苏婉之假装净手,打开了那张字条,顿时脸色一变。

    内容很简单。

    今夜三更后山一叙,急,望务必到。

    当然,这不是让苏婉之脸色变了的主要原因,不大的字条上印了一个私章,那印章上刻着化成了灰苏婉之都认识的两个字——姬恪。

    ******************************************************************************

    三更天,苏婉之在上翻来覆去,无法成眠。

    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字条,几乎沁出汗液,她怎么也没料到,姬恪此时竟然不在明都,而就在祁山附近。

    那么,去还是不去?

    她之前的确是迫切想见到姬恪,可是真要让她见了,又不免忐忑,她不知道控制不住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是干脆一剑劈死姬恪,还是痛心疾首的控诉他的欺骗。

    矛盾的绪在脑中交织。

    最终,苏婉之拍案而起。

    我到底在纠结些什么,什么都不管了,先见了再说。

    轻手轻脚换好衣衫,苏婉之小心关门,便朝着后山而去。

    后山的空地上果然有一个男子的颀长影,但……走近了,苏婉之惊讶的发现,那个影,并不是姬恪,姬恪比他略高些,也略瘦些。

    顿时,苏婉之警惕起来。

    对方转头,苏婉之又是一惊,未料到对方竟然是姬恪的护卫,那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其徐。

    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苏婉之又有点说不出的失望。

    何其矛盾。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么?”

    其徐冷峻着脸,沉默了一下才道:“公子病了,很重。”

    苏婉之的心猛地缩了一下,随即轻笑:“那与我又何干?”

    “大夫说,公子可能命不久矣。”

    “那与我又何干?”苏婉之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别过头不再看其徐:“如果你是来告诉我这个的,那就不用了。你知道,他杀了我哥哥,骗了我两次,我恨他还来不及,你难道指望我担心他?还有,你最好看好你家公子,他呆在明都不是好好的,干嘛又回来,如果不小心被我找到了,说不定在他病死之前我就忍不住一刀结果了他。”

    其徐继续沉默。

    沉默到苏婉之几乎准备转离开的时候,其徐终于又开口了:“苏小姐,如果你说的都是真心的,那么为什么你的手在抖?”

    闻言,苏婉之下意识的握紧拳。

    其徐继续道:“公子本来是没事的,可他执意要上黑风寨连奔波才……”

    断然打断其徐,苏婉之的声音不觉拔高:“你不要告诉我,他上黑风寨是为了要救我?”

    其徐仍旧沉默,但神却像是在默认。

    在得知姬恪竟然为了救她不远千里的窃喜涌上来之前,先一步到来的,是一种巨大的荒谬感。

    “你的意思是他要救我?那在明都外大声说着“放箭”的是谁?那把箭尖指向我出的又是谁?如果当不是苏慎言,那支箭只怕进的就是我的体里了吧?”

    “你凭什么说姬恪是要救我才奔波成疾的?而且黑风寨本来就距齐州不远,姬恪来剿匪难道不是因为卧榻之旁不容他人鼾睡,不是怕万一夺嫡失败退路上遇到阻碍?”

    已经顾不上掩饰,苏婉之的话直白到近乎无理。

    其徐一向不善言辞,他不知道怎么跟苏婉之解释说,姬恪想处理黑风寨随时可以,即便夺嫡失败退路当中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处理掉黑风寨,而且完全不用自己亲自到场动手。

    他更不知道怎么去安抚苏婉之明显有些激动的绪。

    只能继续沉默,等苏婉之的火气渐渐下去,才道:“公子喜欢苏小姐你。”

    此话一出,苏婉之几乎要气乐了。

    “其徐,我知道你是为你家公子卖命,我不想为难你,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直说吧,不用再骗我了。”

    姬恪喜欢她?

    她根本一个字都不信。

    其徐不明所以的看着苏婉之,为什么他明明说的都是实话,苏婉之就是不明白。

    又沉默了一会,他还是顺着苏婉之的话说了下去:“苏小姐,公子的病只有回谷尚或许能有一救,这也是夫人的遗愿,你能带他去么?”

    起初谁也不知为何萧妃要让自己的儿子到齐州那个偏远的地方,说是为了健体的灵泉,但灵泉对姬恪的毒实际并无多大作用,如今想来十有**是希望姬恪能找到回谷,彻底把上的余毒清除。

    苏婉之实在忍不住冷笑:“原来你是为了回谷的地图。我之前是想带他去,他做了什么,找了个替,还害得替为他自尽,视人命如草芥,我又何必为他的生死心。这地图如今再想要,已是不可能。”

    说罢,转便要走。

    “苏小姐!”

    苏婉之头也不回,“别叫了,没用。”

    “苏小姐,那你能不嫁给别人么?”

    “笑话。”苏婉之霍然回首,眼睛死死盯着其徐,“我想嫁给谁,与姬恪何干?反正他也不想娶我。”

    其徐忍不住辩驳:“公子虽未说,但其实是不愿小姐嫁给他人的。”

    那触目惊心的血迹还历历在目,把那则消息传给姬恪时,其徐也犹豫了许久,终是传了进去,未料当晚姬恪的病恶化更重,几乎晕厥过去。

    他终于看不下去,于是来找了苏婉之,希望苏婉之能够带姬恪去求医,哪怕不行,至少有苏婉之陪在姬恪边……姬恪的精神总会好些。

    可未想苏婉之竟是这番回应。

    明明苏婉之是喜欢公子的,而且应该是非常喜欢,而公子应该也是喜欢苏小姐的,可是为何会闹到这步田地……其徐想不明白。

    苏婉之听完其徐的话,咬了咬唇,挤出笑容:“够了。这话你不用再说了,要说便让他自己站到我面前说,并且实实在在诅咒发誓,不然他的话,我已经一点也不敢相信了。”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五二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