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五七章

五七章

    

    搞没搞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帮人的确是来找姬恪的,而且绝对来者不善,趁着楼下搜查的官兵还未到,苏婉之迅速合上门。

    回头看,姬恪还一脸苍白的躺在上,毫无知觉。

    推开窗,外面是片小池塘,她跳下去倒没什么,可是姬恪下去……会死吧。

    门外喧闹声已经越来越近,苏婉之快速打量了一下房间,脑中飞快否定了几个位置,最终干脆翻而上,拉开被子,褪去外袍只着中衣,又将姬恪向下推了推,用被褥掩住。

    没一会,官兵就敲到了苏婉之的房间。

    “请进。”

    十来个官兵很快围满房间,见是个小姐,为首的有些猥琐地笑了笑:“小姐这是在休息啊。”

    苏婉之低垂眉眼细长手指绞着被角,楚楚可怜状:“小女子正预备午睡,不知道几位官爷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们来找个朝廷要犯,例行搜查,希望小姐不要在意呵呵。”说着又道,“不知小姐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此时怎么一个人在客栈里?”

    那厢苏婉之信口胡扯一一对答,而后继续绞被角:“那不知官爷要检查多久……”

    “这个嘛,很快啦……”

    说话间,官兵已经把房间内的书柜衣柜窗帘统统翻了个遍。

    理所当然的没有搜出人,为首的官兵挥手正准备让人都退出去,苏婉之松下口气。

    忽得那人视线一瞟,瞟到了苏婉之的榻上:“这榻我们好像还没搜呢……”

    苏婉之那颗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忙嗔:“官爷说什么呢,小女子尚未出阁,这上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人?”

    “这我们可不知道……小姐得掀开被子让我们看一看嘛……”

    看着对方走近,苏婉之作惊恐状攥紧被子裹在颈脖处,手指却快速在上摸索,只是一侧就碰到了姬恪脸颊上的肌肤,姬恪靠得离苏婉之极近,浅到几乎没有的呼吸在苏婉之耳边淡淡飘。

    茶香芬芳,淡淡袭人。

    莫名的让苏婉之心中一定,手指继续摸索,很快摸到她藏在上的匕首,握紧刀柄,只等对方拉开被子,她就准备动手。

    十几个人她能不能打过是一回事,但终究不能坐以待毙。

    掀开帘子,为首的官兵先是看了看苏婉之的样貌,砸吧砸吧嘴,手触到被角。

    苏婉之眨巴眨巴眼睛,手握着刀柄。

    她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唉,刚才有个人畏罪跳窗逃跑了!快追啊!”

    忽然门外一阵嚷嚷,那官兵又看了一眼苏婉之,当机立断命令手下:“快出去,追!”

    苏婉之松开手,只觉得手心已经被汗透,头皮也有些发麻。

    把姬恪从被褥里挖出来,探了探脉,还好,还活着,只是在被褥里闷了好一会,额上起了薄汗。

    用手帕蘀姬恪擦干净汗,又低头看了一会。

    紧闭着双眸的姬恪依旧白衣如故,三千如瀑发丝散乱在肩头,衬着那张俊美的脸庞,多了几分让人心怜的矜贵和脆弱,偏偏嘴角无意识的扬起,神色柔和温润,让人不遐想若睁开眸子又该是如何的模样。

    长叹一声,苏婉之想,如果姬恪一直是这样温柔无害干净的让人连指染都不忍那该有多好,为什么这个人的思虑要这么深,为什么他总是做着让人看不透的事。

    回想起在祁山,姬恪还是谢宇的时候,为了躲避计蒙,谢宇也是藏在她的被褥中,他们用手指在手心绘字,幼稚却也温存,满心熨烫的都是抚慰的暖意。

    如果,如果……

    太多的假设丝毫不切实际,苏婉之无奈的半闭双眼,手指不由自主的触到姬恪的手掌,慢慢摊开。

    细长手指一勾一划。

    姬恪,对于你,我到底算什么?

    心口慢慢腾起了说不出的滋味,或痛或伤或怅或惘,她这辈子真是栽在了姬恪的手上,栽了一次不算,居然还栽了两次。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又有什么办法。

    慢慢俯□,在姬恪失去血色微微干裂的唇上印上一吻,淡若烟云。

    随即苏婉之爬起披上外袍,脸上再看不出半分刚才的缱绻。

    她也只是敢在姬恪昏迷的时候做这些,若姬恪真醒了,她倒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了。

    深吸一口气,苏婉之下朝门外看,许是刚才的动静太大,这会倒没有多少人。

    不过,此地显然也不是久留之地,虽说现在人走了,但保不准对方一会发现那人不是姬恪就又回来了,想着,苏婉之把姬恪扶起,蘀他穿上鞋袜,又戴上面纱,搀扶着姬恪背起包袱就朝外走去。

    到了楼下正遇上上楼苏星,苏星见苏婉之忙小声急急道:“小姐,刚才那些人是来抓姬……公子的,你看到没有!”

    “我知道,我们现在就走,你去和掌柜说待会其徐回来让他先在这等着。”

    苏星连连应声,跑向柜台。

    许是因为病的缘故,姬恪并不太重,甚至苏婉之一用力就能透过单薄的衣衫摸到姬恪的骨骼,些许膈人。

    压下心头的忧心,苏婉之继续朝前走。

    看着人来人往的陌生街道,苏婉之顿了顿脚步,客栈是不能再住了,齐州境内她又完全不认识,下面要去哪好?

    思前想后,苏婉之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住宿还不会被无故盘查,并且可以打听消息的地方。

    ******************************************************************************

    夜上妆浓,芙蓉楼前脂粉香气弥散,楼内喧嚣,自是声色犬马灯红酒鸀,一片芙蓉乡的景致。

    “公子,公子,怎么瞧着有些面生……您这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芙蓉楼的姑娘可都是个顶个的大美人,包您满意……”

    一华衣的摇着金边折扇,半掩唇的年轻公子露出了颇感兴趣又很是遗憾的表,上挂着的玉珏璎珞随之晃动,显出几分贵气:“鸨妈妈呀,我确是头回来这里,不过今次可能不能来见识您家的美人……”

    “呦,公子这是为何啊?”

    年轻公子对着自家小厮勾了勾手指,那矮个子的小厮抱着个昏迷不醒的人走上近前。

    “妈妈瞧这姑娘如何?”折扇一收,半挑起那人的脸。

    半盏灯光辉映,投在那人的面容上,白皙的肌肤如玉如雪,五官毫无瑕疵,宛如天赐,唯独唇色略白,但姣好的唇形反让人觉得别有一番特色,只是这容貌即便在青楼的浮华喧尘中,仍是透出几分清冷出尘尊贵之意,让人不忍玷污,竟是美得不似人间该有。

    只一眼,老鸨就看呆了眼。

    美人她见多了,还真未见过如此样貌的……真真是,要是落进她的手里,她保证能让“她”红透半个齐州!

    不等她再看上两眼,那年轻公子就迅速将美人的面容掩起,看着老鸨痴呆的样子,流露出几分不满之意。

    老鸨很快清醒过来,忙半赞半妒道:”公子,你这……姑娘,真是美!妈妈我也是头回见到这么标致的美人。”

    年轻公子的脸上这才有了几分得色,悠悠摇着折扇:“好了,你也看到了,这可是个大官家的女儿,我花了大力气弄来的,不过,我这在外地,去客栈又觉得不安,鸨妈妈能不能给我弄间清静些的院子……放心,这银子我是不会短了你的!”

    老鸨恍然大悟,这样的事她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也知这样的客人虽然不点小姐,但出手一般都比较阔绰,也不算赔本,忙不迭应道:“这容易,妈妈我马上就带你们去。”

    年轻公子似无意叹道:“明都呆的太不安生了,还是这齐州好,天高皇帝远的。”

    老鸨一听这公子是明都来的,就更放心了:“那是那是,我听其他的大人说现在明都里可乱了,各家大人都闭不出户,生怕惹火烧,改天就被人弹劾下去,据说是这天子快不行了,底下几个儿子都想抢那个位置呢……”大约老百姓都有八卦的好,对方只说了一句,这厢老鸨就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反正明都和齐州离得可不近,也不怕有人来找她麻烦……

    “……就说我们这齐州吧,那是齐王下的属地,我虽没见过齐王,但也知道,这齐王不止长得好也是真有才干的,他来这些年,不少商贾都是在他的鼓动下过来的,贪官也也比之前少了呢…………”

    年轻公子若有所思的听着,忽然打断问:“对了,现在这齐州司马是……”

    “公子想去拜访?”老鸨自以为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得意的一笑,“那公子可是问对人了,这司马大人可是我们芙蓉楼的常客,最点我家的烟红姑娘了,几乎是隔几就要来一次呢,过两公子有意,妈妈倒是可以给公子牵个线,只不过……”

    老鸨搓了搓手。

    年轻公子当下一笑,从小厮手里接过一锭银子放在老鸨手里,意蕴悠长道:“一切都麻烦鸨妈妈了。”

    ******************************************************************************

    走进院中,苏婉之放下折扇一拍喉咙,吐出一个喉结丸,颓然坐在八仙桌边,就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又递了一杯给苏星。

    苏星把姬恪放在上,也累得够呛,接过茶水喝了一口。

    主仆二人相视一望,皆是默默无言。

    良久,苏星问:“小姐,你脸上的妆要不要洗掉?”

    “不用了。”苏婉之摇头。“万一等会有人进来也不方便。”

    苏婉之自小扮男装次数也不少,这次更是刻意去学苏慎言的礀态,虽不是十成十的像,也像了个六七成,再加上脸上刻意加深加粗的眉毛和五官轮廓,脖颈处的喉结和肩胛两侧的垫肩,好歹让苏婉之混了过去。

    不过总算是进来了,那就不用担心追捕了。

    而且从刚才老鸨那的消息,苏婉之至少知道了一点,明都还没彻底变天,那来追捕姬恪的就应该不是大范围的。

    苏婉之有些郁郁的想,其实她不是没猜过,会不会是大皇子或者二皇子继承皇位想来杀掉姬恪,如果那样的话……至少姬恪是绝对当不了皇帝的了……

    为什么不想姬恪当皇帝……

    闭上眼,苏婉之得说,对于姬恪为了皇位选择王萧月,并且对她赶尽杀绝的行为,还是怨恨的。

    如果姬恪当不了皇帝,那么就证明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白费了……想到这里,苏婉之承认,这个结果让她有爽到……

    走到边,上的美人姬恪还是毫无所觉的样子,苍白的面容恬然安逸,甚至渀佛还带几分笑意。

    摸了摸姬恪的脸,苏婉之突然想起一件事。

    这一路的颠簸,客栈里的遇险,芙蓉楼里的尘嚣竟然都没有唤醒姬恪,虽然姬恪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以证明他还活着,可是他这个样子……不会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吧。

    这个念头猛地冒出来,苏婉之心里忽然就是一惊。

    苏婉之正想着,门外又想起老鸨殷勤的声音:“公子,公子……想着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妈妈给你送了些吃食。对了,还有您这第一次来,一定要尝尝我们这的招牌芙蓉酒啊。”

    赶忙吞下喉结丸,苏婉之压着嗓子道:“进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应该会更,于是……

    扭捏的求冒泡泡……

    戳~

    这章木有虐小鸡,下章继续>0<>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五七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