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六一章

六一章

    苏婉之在这一刻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无理取闹。

    好吧,这次无理取闹的其实是她自己……明明是她要姬恪把头扭过去别说话的,可是姬恪真的照办了之后,她又觉得不舒服了。

    真是……别扭的心理啊,苏婉之默默在心里抓狂。

    可是看着姬恪一脸温柔笑容的模样,她又克制不住自己想揍人的**,只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若真是一拳揍实了,姬恪不死也至少半条命下去,于是又强自按捺下。

    内心种种复杂之一言难尽,苏婉之在屋内寻了处坐下,硬邦邦回了句:“早。”语气里还带着压抑的火星味。

    姬恪见苏婉之如此,显然是不大想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额……用过早点没?”

    “没。”

    “我这还有刚做的点心……”

    “没胃口。”

    他说一句,苏婉之堵一句,姬恪无奈垂了垂眉目,便又舀起书,侧看起。

    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顿时陷入了静默中。

    刚从堵姬恪的话中找到乐趣的苏婉之不不愿的瞅了瞅姬恪握着的书,是本蓝封皮的医术,正开口,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药我端进来了。”

    白衣裙的少女不等回答就举着托盘步入房中,径直摆在姬恪的边,托盘里装了几只木碗,少女指着每个木碗仔细交代:“喏,这个是现在要喝的,这个要等冷凉了才能喝,这个是敷在伤口上的……”

    姬恪认真听着,一一记下。

    少女吩咐完,又瞧见姬恪握在手里的书道:“你现在手臂上的伤还没好,最好不要乱动……你的伤口,唉,我帮你上药重新包下好了……”

    说着,手脚熟练的将包在姬恪手上的布带解开。

    病中要谨遵医嘱,姬恪自然不会反抗,任由少女纤指抹了药膏涂在伤口重新用材料透气的纱布包扎。

    倒是浑然将坐在一侧的苏婉之忘却,苏婉之总觉着有些不是滋味。

    一边包扎少女还不断在唧唧喳喳火上浇油:“你这一伤都是怎么弄来的?怎么有人忍心,这么好的皮肤,就这么又是劈又是扎的,要是让我碰到……”

    忍耐不住,苏婉之霍然起,大步走到少女面前。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他上是我砍的,你有意见么?”

    少女挑眉,语带三分怒气,神色间丝毫没有退让:“你砍的?他体都这样了你还砍得下手?我就是有意见不行么?”

    “这关你的事么?”

    “他是我回谷的病人,自然关我的事!这里是我回谷的地盘,你若是不满就出去。”

    苏婉之再懒得争辩,转头便要拂袖走。

    刚走了一步,衣袖便被人拉住,苏婉之火起要甩开,那端飘来温润好听的声音:“别生气。”

    那个声音又对另一侧少女道:“姑娘,我是心甘愿的,莫要怪她。”

    少女抬眼看了苏婉之,平平淡淡道:“那我不管,你是我领进来的病人就由我负责,其他无关人等都与我无关。”

    见苏婉之又要走,姬恪苦笑,对少女道:“姑娘,你可以先出去么?”

    毕竟是姬恪开口,少女思忖了片刻,到底还是不甘不愿带门出去,临走交代了姬恪一句:“谷主待会会过来再为你施针,可别忘了。”

    少女一走,苏婉之那莫名来的火气也不觉消散,不等姬恪开口便道:“那我也出去了。”

    “苏婉之,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原谅?”

    苏婉之捏了捏门框,道:“别问我,我现在呆在这里最想干的事只有两件——无理取闹、没事找事。还有,那个谷主说你的病有治,你不用担心死了。”

    出门,在路上望着回谷的美景发了会呆,苏婉之才又想起之前那个报酬。

    最珍贵的东西?

    她长到这么大的年纪,喜好过不少东西,幼时瞧着剑铺里的剑漂亮,三求四求求着苏慎言偷偷买给她,但最后到手了没多久她就厌弃了,能长长久久惦记着的,数来数去竟只有一个姬恪,难不成让她把姬恪丢下做报酬?

    苏婉之苦恼了,抓着脑袋蹲□继续思考。

    正发呆之际,瞧见不远处昨见过的谷主大人又带着小童朝此走来。

    不短的距离,竟似眨眼便至。

    “你蹲在这做什么?”

    苏婉之不自觉退了一步:“没什么……”

    谷主大人只扫了一眼就大步走进姬恪院内,后小童捧着一个精致托盘,上头摆了几十根银光闪闪的银针,皆有指长,很是骇人,再后一个小童抱了一个及腰高的木盆,更后头的小童则各揣着大包的药囊。

    后头的苏婉之没看明白,但那几十根银针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额,都是要刺进姬恪上的?

    蹲在门口,苏婉之既担心又忐忑还有点期待,内心十分之复杂。

    很快自屋内传出姬恪略带压抑的闷哼,苏星不知何时跑了过来,往苏婉之边凑了凑:“小姐不用担心,其徐说昨天也是这样的,但是施完针,姬……公子的气色真的有好一些。”

    苏婉之无所谓的挥挥手:“谁说我担心了?”

    “啊?”

    闷哼声响了约莫两柱香,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谷主大人这才姗姗而出,发现不止苏婉之仍蹲在门口,还多了个人,当下略带诧异道:“你们怎么还在这?”

    苏婉之站起,跺了跺微麻的脚,斟酌道:“我想问下到底谷主你要的报酬是什么?”

    “小蝶没告诉你?”

    念头飞转,苏婉之试探问:“最珍贵的东西?”

    谷主大人停下脚步,好整以暇点了点头。

    苏婉之哭丧脸:“我没有最珍贵的东西啊。”

    “你可有什么传家之宝?”

    “那玩意都是传男不传女的……”

    “你有没有什么绝不舍得与他人分享的东西?”

    “太多了……爹娘,哥哥,衣服,美食,美人……”

    谷主大人沉吟了一下:“那你上可有什么绝对不能丢失一定要随携带的东西?”

    想了想,苏婉之老实答:“银子。”

    谷主大人英俊的面庞抽了抽:“等等,你过去些,转个圈。”

    苏婉之不明所以,依言扬袖转圈。

    谷主大人端详片刻,淡淡道:“若是都没有,你干脆以抵债吧。”

    苏婉之只觉脑中哐叽一声,碎了个彻底。

    眨了眨眼,低道:“小女子不卖的……”转念又一想,“不对,喂喂,明明是那家伙看病,为什么要我来偿付报酬?”

    谷主大人想也不想道:“是不是你带他来求医的?”

    苏婉之点头。

    谷主大人继续道:“回谷规矩,一应报酬皆由求医者偿付。回谷的常规诊费不高,只要一千两,不过他的症状比较棘手,至少需要五千两。”

    五千两……

    苏婉之还在苏丞相府中一年的零花也不过一百两……

    真黑啊……

    这么想着,苏婉之不觉就念了出来。

    一直冷着脸的谷主大人闻声,竟微微笑了起来:“谷内上千口人要吃饭,谋生不易。小姑娘如果做好了决定可以去找小蝶签一份卖契,时间不长,也就七八年足矣。你最好快些,不然过几说不定还要涨。”

    七八年……

    默默目送豪气干云的谷主大人远去,苏婉之怔愣的目光才慢慢收起,蹲在一旁的苏星竟还保持着呆滞状态。

    苏婉之戳了戳苏星,苏星喃喃:“好强的气势啊……”

    “强什么强,看你小姐我就够了!”苏婉之恶狠狠道,卖什么……要做也不是她做。

    苏婉之转踹开姬恪的房门,“砰”一声后,房门大敞,同样大敞的还有刚被丢进药盆里,片缕不着的姬恪。

    直侵入苏婉之眼中的便是一幅美人入浴图。

    姬恪的子苏婉之也不是没见过,但那时姬恪还带着谢宇面具的时候,此时衬上姬恪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惑程度简直无法成比。

    散在肩头如云的黑发漂浮在水面上,几缕沾湿紧贴在口,将白皙的膛衬托的更加温润如玉,半遮掩的面容隐在黑发之下,墨色瞳仁里水汽氤氲,一滴透明的水珠顺着姬恪的额角滑落到他的下颌,锁骨,最后淹没在膛下的一片水雾里,整个人陷在黑白的色泽中,黑白越发分明之下是直截了当的刺激,那明晃晃的肌肤让苏婉之只觉得脑中轰响。

    听见门开声,姬恪的眼瞳倏忽抬起。

    沾湿在睫毛上的几点水珠随着他抬眸的动作轻轻摇晃,最终滴落在水面,漾起清浅涟漪,蝶翼似的睫也随之轻颤,竟又显出了几分脆弱。

    如斯美人,如斯美景……

    苏婉之直直瞪着眼睛,竟然连门也忘了关,只呆呆站着。

    姬恪并未出声,也并未遮掩,就这样大大方方任苏婉之的视线停驻在他的上。

    打破平静的是后刚爬起的苏星的一句:“小姐,我饿了……”

    苏婉之闻声,当机立断,把门狠狠带上,对苏星道:“饿了就去找其徐!”

    苏星挠挠头:“好吧。”

    而后几道脚步声后,苏星的声音也逐渐消失。

    姬恪清了清嗓子,问:“有什么事么?”

    苏婉之忍住心头那股说不出的感觉,强装淡定道:“我……是想问,回谷的诊费你打算怎么办?”

    “有多少?”

    “五千两……”

    “……我没带这么多的银票,可否让其徐回明都去取?”

    “那是你的事……”

    “哦。”

    苏婉之努力将视线挪开,还是不由自主朝着姬恪上看去,越看说话越是没底气,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姬恪,你就不能检点一点么?”

    “?”

    姬恪默默扭了扭头,心道,我这不是在牺牲色相么……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看网友对六一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