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bet356有app吗_bet356体育在线备用_博彩bet356怎么下载 > 第四章 修

第四章 修

第四章

    姬恪步伐稳稳的走向她。

    苏婉之呆呆站着没动,任由姬恪走到她的身侧,而后眼睁睁看着姬恪从她身边走过,那淡淡的眸光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笔直的朝着那两个被她打的青年看去。

    开口的语气仍是温文和顺:“两位钱公子可有事,我府上尚未请大夫,如果不嫌,可以做齐王府的马车到就近的医馆。”

    年纪较小的那位钱公子见到姬恪,神情顿时有些不自在,扶起自己在一边哀嚎的大哥,忙对姬恪行礼道:“齐王殿下,这个、这个就不麻烦了,我,我们休息休息就好了。”

    姬恪见状,也不强迫,沉吟了一下温言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府上有种从齐州带来的金疮药,极是有效,不妨给令兄一用。”

    钱公子自然不敢再反对,点着头带着自家大哥到一旁厢房歇息,末了还狠狠瞪了苏婉之一眼。

    只可惜那一眼苏婉之根本没发现,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此刻依然看起来温和谦逊的姬恪身上。

    她以为姬恪会来教训她或者责骂她,没想到姬恪什么也没说,看见两位钱公子离开,竟也转身准备离开。

    众人本议论纷纷,但见人都走了,也就渐渐散了。

    看见姬恪竟真的快要消失在她的视野里,苏婉之才又急了起来。

    咬咬牙,一甩裙裾,便追了上去。

    “姬恪姬恪……你别走……”

    姬恪闻言,竟然真的停了下来,回眸温声问道:“苏小姐有什么事情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像个女子?”

    没料苏婉之会问这个,姬恪倒是一愣,才浅笑道:“苏小姐,为何有此一问?”

    只是苏婉之没有注意到姬恪脸上的笑容并达不到眼底,只是浅浅的浮在颊上,她现在急得只是怎么同姬恪解释。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粗俗了,太过分了?”苏婉之迅速在脑内组织了一下措辞,嗫嚅道,“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他们欺人太甚,他们说你……”

    “哦?”姬恪转过身来站定,看着苏婉之,展颜淡淡道,“他们说我什么?”

    说到底,这次的出手,苏婉之半丝没有觉得后悔。

    不论如何,她无法忍受别人在她面前诋毁姬恪,这几乎是有些偏执的念头。

    姬恪不记得也罢,她却是记得的。

    ******************************************************************************

    八年前,她在御花园里见到姬恪,十一岁的姬恪还未长开,五官轮廓都带着些许少年的稚气,手里握着一卷已经翻皱了书,淡淡书卷气挥散在他的身侧,整个人显得柔和而亲切。

    她惊得差点连手里的鸡腿都没握住,哆嗦着指着他:“你,你是人是妖?怎么长得比苏慎言还好看……”

    姬恪放下书,冲她极温柔的笑:“我叫姬恪,是人。”

    她两步跑到姬恪面前,仔仔细细的研究着姬恪的外貌,姬恪倒也不生气,任由她瞪着一双大眼睛里里外外的看个透,却只是笑。

    确定他是人后,她放下心来,干脆一屁股坐在姬恪身边,问他:“里面的宴席你怎么不去?”

    姬恪缓缓坐直身体,不答反倒:“油,你的脸上沾着油。”

    “啊?”

    修长手指慢慢靠近她的颊边,略带薄茧的食指抹去脸上蹭着的油。

    彼时,她还不知道什么叫情动,只觉得被姬恪微凉手指触过的地方像被火烧了一样烫了起来,心跳也莫名其妙的快了起来,视线该往哪里放都不清楚了。

    直到姬恪清脆清泠的声音再度传来,她才找回了神智。

    “母妃病了,可是怕过了病气不让我去看,我实在不想去那宴席。”

    言罢,姬恪微垂下头,神情有些低落。

    她的情绪也随着姬恪低落下来,当即,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自己右手里用油纸包着的肘子给姬恪!

    “诺,这个我还没吃过,给你。”又补充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吃些我喜欢的东西就不会再难过了,而且,你没去宴席,肯定现在也没吃吧,这个给你吃!”

    姬恪看着那刚刚拿出锅,还冒着热气的肘子,用有些疑惑的目光望向她。

    她咬咬唇,大大咧咧道:“没事,没事,你吃吧,我还有个鸡腿,我最讨厌吃肘子了,给你给你……”

    苏婉之确定自己对姬恪有意也是那时,眼巴巴望着姬恪吃掉她最喜欢的东坡肘子,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心疼,反倒比自己吃了还要满足。

    她是喜欢姬恪的。

    她记得有关姬恪的一切,她记得姬恪哪怕一个微小的动作,她更记得姬恪残留在她记忆里,永远温柔似梦的笑容。

    这么这么的喜欢,哪怕只是一个字的辱骂她都无法接受。

    只是那些话绝对不能跟姬恪说!

    苏婉之慌忙道:“不是……没说什么,只是……”她刚想再次扮作娇弱女子,干脆说他们调戏她便好。

    可是,一抬眸,看见姬恪幽暗深邃的瞳仁,带着丝丝犀利,仿佛能看透她一般,那些到了嘴边的话怎么也再说不出口。

    支支吾吾半天,她也只憋出一句:“是他们太过分了,真的是他们……”

    姬恪笑道:“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么?”

    苏婉之忍不住扯住姬恪的衣袖,凄凄艾艾道:“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如此任xing如此孩子气的话。

    姬恪不着痕迹的松开她的手,仍是笑:“我没有生苏小姐的气,苏小姐多虑了。”

    说罢,便又一次抽身走远。

    苏婉之呆呆站在原处,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姬恪方才的表情,竟有种似笑非笑的感觉。

    姬恪是这么温柔善良的人,她居然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一定都搞砸了,当时为什么不再忍忍呢,至少在姬恪面前表现好一点啊……

    苏婉之闭上眼,已经沮丧的彻底失去任何念头了。

    

看网友对第四章 修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